Gingle bell gingle bell gingle all the way…

Eric Levi 的三张专辑《Era》《Era2》《The mass》让我爱不释耳,音域比Enigma更辽阔震撼,比朱哲琴的《阿姐鼓》更绵延庄伟。。。。。。
 
本该在神圣的气氛中寻个安稳,可灵魂偏要向《Era》摇滚的一面倾斜,精神病又开始复发。想起很快就要来临的一个人的圣诞我便觉得冷。公司里洋溢着圣诞气氛,圣诞是苍白色的,我的位置上拒绝挂任何雪人和铃铛,我忽然从人群簇拥的地方找到躲在角落的我,细小,胆怯,懒散而乏力。
 
下午在卡路约翰买了很多衣服,把剩下的,本来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把钱挥霍掉。Eygle问我我才想起,所有新买的衣服,几乎全是黑色的,如同对今年平安夜的构想。
 
01年的平安夜,小可、娟、猫、我四个人跑到沙面玩,跟圣诞老人合影,后来去了夜店,跟几个英语系的研究生一起喝酒,夜宵。
 
03年的平安夜,记得是中国同乡会的聚会,在Arrangrange包饺子,变态;圣诞节那天,我和Daeseok,绕着Bridge of Allan走了一圈,晚上他给我做韩国菜,晚上 Daeseok、我、还有印度的Vivian,三个人在客厅喝了一瓶伏特加、一瓶Balley’s、还有啤酒。有点醉,赶紧跑上房把门锁上;Boxing day,Terry、Daeseok和我三个人以为去Glasgow购物,等了一小时的火车,才知道,25/26,所有的Coach和火车都停了,街道上人影稀少,所有的店都关了,橱窗的灯如旧亮着。我生气地踢了月台上的服务指示牌,那杆东西在风中战抖了很久。晚上,Party…
  
05年的平安夜。。。反正,我不愿意再跟公司的人喝酒。原本那很恣意,但物极必反。厌恶夜店,程度不亚于厌恶一个人的圣诞。都八个月了,还是那感觉。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动荡.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Gingle bell gingle bell gingle all the wa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