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gle Bell Gingle Bell

意本去广州为娟庆生,在几个死党前露个小脸,顺便也意思一下过个热热闹闹的平安夜。人家小可美名曰:空中飞人,手持机票无数,全年空中来去;而我却:飞机师。我常说:身不由己啊。众人不屑。2005年去了10次,3次经广州往外飞,只有这次找他们玩。
 
小型聚会滚了个雪球,来了若干号人:娟,她未来LG,猫,Charles,思伟,岽岽,财财,椰子,韩彬,Wing和他的GF,还有娟的好几个朋友。
 
饭桌上七个人三瓶白酒,K房给猛灌了N大杯啤酒,往日哪怕是一大杯猛灌下去我就要醉,两杯哭,三杯倒。这晚高兴,只是真喝多了,吐了,吐了还是高兴,这状态实在是百年一遇,也平生第一次喝多了吐,Charles吐了,猫吐了,岽吐了,偶吐了,最后倒的有两名,我自始至终清醒。。。
这晚是真正的高兴,单纯,美好,老同学哇,我的兄弟姐妹们。
 
结果,我放了Carry和Lear的飞机,她们从广州回了江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聚会.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Gingle Bell Gingle Bell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