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累

昨晚的派对11点到,因为加班迟到了一个小时,N含泪痛骂,喝的不是太多,却醉了,一周的劳累失态着发泄了出来,磕破唇和舌头,迷糊中给同事打车送了回家;一直都有意识什么事在发生,只是情绪失控。跌撞到床上,跟Eygle说了很长很长的电话,挂了线,天旋地转一直到清晨;六点完全酒醒,头还有点痛,给Eygle打电话;

七点,外面开始下雨,天气寒冷。娟新婚,小可和猫也搬了新居,我也有了幸福;小可邀请我去广州聚会的短信一直没敢回,每天都从早忙到晚上几乎凌晨,等下还要加班。我不知道生活为什么变成那样,有时候还会想起工作,半夜从梦中惊醒;像Eygle所说,我已经被工作淹没,不懂思考,不懂反抗,不懂如何生活;于是Eygle一直在帮我思考;他是个睿智的人,而我却一边承认,一边坚守我让人崩溃的工作式生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职场.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