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外婆

昨天去弄直发,回到两月前的我,那形象维持了好些年。赶紧去看外婆,外婆端详了良久,把头一歪,不理我,看是完全不认得我了,暴郁闷。回到公司,85%的同事说别扭。不过总算找回了自己,土但合适。

今晚加班,很晚才去看外婆。端详良久,外婆还是不理我。直到护士问她我是不是她孙女,她点头,像孩子般。估计原来她是生气了,不知道气什么。我冲着她笑,她说我的样子欠揍。我把头一歪,耻辱。

Baby

Sally怀孕了,我高兴得哭,她们说我变态,的确,懂事以后我一直比较变态。另一个女同事带着新的BB回来,我心跳不已,一口气吃了四个红鸡蛋,加两个菜包子,很饱,胃痛了。

Coco后天剖腹产,这些年来每几周她都给我打电话。今晚突然很想她,给她打电话,为她打打气。她说,好像认识了我这么多年,我第一次主动找她。其实,我经常想她,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不给她电话。Jane快生产了。May, Moon, Vivi, WayneGary都生了男宝宝,FannyAlly生了女宝宝……大家争先恐后,我陆陆续续兴奋了几个月。

狗狗

村里停电,早早就钻进被窝听Eygle讲故事,挂了电话后就发现邻居家的狼狗一直吠个没完。辗转两小时,从床上爬起到二楼,摸到水壶便往嘴里灌水,怪味,两周前拉肚子的药。嘴里含着药茶摸黑回房间吞了两粒安眠药,狗便开始安静起来。明天抓到一定打它两记耳光。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动荡.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