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了睡眠,喝了半小瓶子的伏特加。奇怪,没想醉的时候很容易醉;而有些时候,好像不得不很清醒。
 
头很痛,安眠药留在了北京。
 
头很痛,双手不知道放哪,只好往键盘上停留。
 
头很痛,天开始亮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动荡.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