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呼和浩特之旅


上周五整天都阴沉沉,在家里最开心地莫过于接到Arise的电话,他说Julia你在北京找不到工作的话就过来泰国玩个够再回北京拼杀,包机票吃住。心动,很喜欢泰国。对于北京,暂时还觉得很陌生。收拾好行李,外面下起大雨。坐在出租车上,无奈地看着雨刮有节奏地左右左右,堵车,到他公司花了1个多小时。他从后面拍拍我的肩膀,把我搂住,心里放晴。

 

雨继续下,火车站,19:00,两个人说说笑,打打闹,时间过得很快。本来很兴奋,26年来从没有在餐车上用过餐。结果,这列软卧不设餐车,沮丧。8:06,火车驶出北京站,记得第一次坐火车是在16岁那年,也十年了,火车上发生着各种各样暧昧的事。喜欢坐火车,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喜欢火车悠悠的浪漫。而和他一起,只是四目相望,相拥而睡;站着的时候随时有个肩膀给依靠,有个怀抱给温暖。这简单而却足够让人满足。我祈祷他就是我的最后一站,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都不要发生。

 

来到呼和浩特

一下火车我俩就兴奋得狂奔起来,内蒙古,我从来没到过的地方。跑了老远两个人才冷静下来,往相反的方向再狂奔。一出站就看到准新郎新娘。给娟一个拥抱,她先我和猫、小可嫁人了。看着她老公和婆家对她的情意和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感动并且欣慰。

 

大召寺

我们只能在呼市留两天,于是这次的旅程跟内蒙古的大草原无缘。让我印象很深的是Eygle提及过的大召寺,寺里面充满烧香的气味,光线暗淡,宁绕着烟雾,我的心跳加快,怀疑自己内心深处的烦嚣有否给这里带来亵渎,深呼吸,我默告这里的佛,我不带恶意。。。拉着他的手,我想起了我们的相识,是由网上开始的,从关于和尚的话题。。。我笑了笑,看着墙上的轮回图,轮回,《智慧的能量》里有一段话解释其本质:只要继续在轮回中流转,将不断经验不满足与苦恼。思索一下,目前这个身体,带给我们多少烦恼。我们必须喂养它,给它衣服穿,费心照顾它,以维持健康。我们必须在阳野或工厂里做工,赚钱养它,并建造房屋为它保暖。经过一天辛苦的工作,身体十分疲劳,我们的心也因而感到沮丧。然而,不管多么保护自己,身体还是会生病或受伤。即使没有人愿意和这个带来不适的身体绑在一起,似乎没有任何方法,可以让我们脱离它而生存。这种无法自由选择的情况,就是轮回的本质。我看不到这些痛苦,也没想过要逃脱,只为今生能和你在一起,而来生可以再次相遇。

 

香衣草的气味

在酒店附近买了消毒液和浴盐。放了半浴缸的水,泡在薰衣草的香气里,不想多说,安静地躺着,温暖我的,不知道是水还是他的身体。记得以前宿舍的浴室里有个浴缸,我喜欢躺在水里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喝啤酒,烦恼的时候还能潜在水里,在水里我便什么都听不见了,快要窒息的时候才从水里冒起,痛快。

 

内蒙人的盛情

内蒙人的好客,这次来深有体会。晓东的妈妈很热情,早在一家四星的酒店给我和Eygle订了个豪华套间。娟的婚礼被安排得很炫,司仪很会搞气氛,也特地给足面子我们几个广东人。给波波哥灌醉,因为我的妹子娟,我仿佛成了婚礼里最最快乐的人。还记得在婚礼的台上,我给新人和他,献唱了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喝高了,站不稳,完全忘记自己唱歌有多难听。发生什么,一切我都知道,只是飘飘然,情绪早在控制之外。Eygle抱着我吻,模模糊糊听到他说话:老婆以后只能在我在场的地方喝醉,也只能醉在我怀里,谁也不能看你醉了的脸,亲你醉了的唇。。。他说了很久。。。我爱他这么说,也爱他这么霸道,我喜欢有人和我一起随心所欲地热烈,直至被激情焚毁。如果没有轮回的话,我就能活这么一次了。

 

婚礼下午两点左右就结束了,波哥喝得有点高,非要给我们订回广州的机票不可,我俩快要哭了,我们要回北京呢,火车票都买好了。波波哥说:你们来了内蒙就要接受我们内蒙人的好意!折腾了很久以后他让我给机场售票处的MM报身份证号码。我赶紧说:不好意思,我哥们喝高了,那MM脾气也好:没关系,再见。最后波哥又要我们留到周一清早,好让晚上去劈酒,我和Eygle再三再六地推辞,如果他不是要赶准时上班,我想在内蒙多呆些日子,为了好玩!晚饭波哥请客,说要为我这个东北人饯行。结果,我又喝High了。。。记得整个房间热闹得很。我能记起的高兴地喝醉只有三次,这天晚上、娟的婚礼、还有去年娟生日那天在广州的聚会,那是平安夜,半夜给Eygle电话,凌晨三点,那时候根本没想过我们会见面。

 

周一早上七点,我们又回到北京。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纪念, 旅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周末-呼和浩特之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