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生活

失眠,不如写写北京的贪吃月经:
 
五月:茶马古道、宏状元、秦唐府、xx水煮鱼
六月:牛大碗、边城小镇、馄饨侯、川办、泰辣椒、渝信、美林阁、哈格达斯
 
以上餐馆全部都不错,当然Pizza hut的鸡翅膀和 KFC的Cappuccnino蛋挞也曾让我眼前一亮。除了在家做饭或改道别的地方吃,基本上我们都在牛大碗开伙:一桶麻辣串、大碗牛肉面、小碗牛肉面、四根烤肉串、一杯可乐、一碟大蒜。每次在牛大碗,我们都吃这些,直到要撑破肚皮。
 
有时候,吃啊,真难说是福还是祸?说是福,为什么我每次从餐馆出来都饱得要吐?说是祸,为什么我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也许我们享受的真的只是过程,结果是很饱、太饱和撑死都不再重要,我们幸福为食,痛并快活着。
 
今天有朋友说,感觉我在北京像个旅游人一样,我觉得朋友一语道破我的心情。 在北京一直过着安逸的生活,除了一些屁事偶尔困扰我一下以外,基本上我都快快乐乐的,又除了偶尔父老乡亲打电话来问:找到工作没有?这个问题,我比较尴尬,为什么我对找工作没有一点着急的感觉?我是否已经接受我必须在北京安顿下来的现实?其实这都已很清楚,那是否我在逃避独立?我又是否对他太过依赖?
 
这个悠长假期什么时候该结束?又是否很难结束?没有事业的女人,会不会自以为很幸福,别人看来却很可怜?Hmm….明天。。。继续吃喝玩乐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北京生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