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地妖娆》,洁尘

洁尘的影评添加着很多主观思想,调皮生动。
 
印象比较深的是,洁尘写道:张爱玲在胡兰成抛弃她后,她依然卑微地说:“我想过,倘使不得不离开你,亦不致寻短见,亦不能再爱别人,我将只是萎谢了。”多么靡靡的话,成为胡兰成在《今生今世》一书里,附以的假惺惺的痛悔,实际上得意洋洋。洁尘说:“爱情没了,男人走了,女人如果还附赠话柄,让他以后有机会卖弄、做秀、标榜,那实在就是蠢到家了。”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张爱玲在洁尘笔下变成蠢到家,这真叫被放弃的女人刻骨铭心。原来从前,我也搞笑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艺术、音乐会、演出、美食、阅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