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 红酒

周六Eygle被邀请去晚餐了,我以为一个晚上很容易被打发,看碟,阅读,聊天,怎么样都可以。于是
扬扬手说:我不去啦~
 
看完《绿茶》,以为给柔柔打电话却老忙音,突然发现那号码是旧的,打新的也没人接;上QQ上MSN谁
都不在;于是喝酒,看Brad Pitt的《七宗罪》,又翻出《教父I》,心情开始烦躁,洗了个冷水澡
。一首瑞典的《Lonesome》,不懂歌词,但只是旋律已把我的寂寞推向高潮。原来,夜里的习惯已使偶尔的孤单无数倍放大。
 
朦胧中睁开眼,Eygle回来了,10:15 P.M. 他把我从沙发抱回房间,估计我当时是满脸的委屈,他抱着我的头说:BB我们打车去天安门散步?我问广场会不会很黑灯?他说:不会,天亮了才关灯。我很高兴。
 
最后,我们没有去天安门。把醉意延续,我俩爬上屋顶,斜着的屋顶很善解人意,躺着也可以喝红酒,一碟奶酪放在脚边。北斗七星就在我们的左上空,Eygle指给我看,真意想不到在城市的屋顶能看到星空。
 
他说,也许有人会在Google Earth看到我们躺在屋顶。不知道呢,下来的时候,我已经满脸通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素年锦时.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屋顶 红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