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鸡

童年的体验会影响一个人整生的主观思想。例如看到大公鸡,我马上会想到,它的冠又红又大;早上天还没亮,人正睡在紧要关头就开始叫晨;它尾巴的毛可以拔下来做毽子;会追着人琢,还会飞。
Eygle新年回家的时候在零下三十度拍了很多他家大公鸡的特写给我看,说这只大公鸡很凶,但很会保护母鸡。我也觉得大公鸡很可爱,五一去的时候,想看看。阿姨说,唉,本来以为等你们回来杀大公鸡给你们吃,谁料死了。我实在觉得太可惜,大公鸡煲老火花生汤是很补很好吃的。Eygle听了后很是生气,说我喜欢大公鸡只是为了吃。现在看回大公鸡的照片,这小帅哥怎么会得病呢?
 
母鸡
看到母鸡我就想到把手伸到它的肚子里,毛茸茸,很温暖;闻一下手指,臊臭的,鸡味十足。黄色大母鸡翘起来的屁股很肥美,鸡蛋都是从那里出来的,生蛋以后它们总果果果地叫。
 
我们家断断续续地养着鸡,七八个母鸡挤一平方的洗手池底下;自从搬到农村,对鸡来说,生活可真是大大改善,椰林树影,风生水起,绿草如茵,真是个好地方。但一定不能飞过鸡窝旁边那道铁栏。
从前养过一群鸡,它们都在轮候等入锅,会生蛋的自然留在最后。它们总从铁门缝里钻出来,跑到小花园到处撒野。老爸只好弄了块铁网,加固,弄了一个多小时,刚转身,鸡又越过一米高的铁网,从铁门缝里钻出来嬉闹。老爸骂了一句他妈的,又花了一个小时把铁网加高。最后老爸发现,母鸡最高可以跳两米,那实在没办法了。
 
最后剩下的两只鸡关系很好,它们总呆在一块。一天妈妈说:爸爸,你今晚下班杀个鸡煲汤给女儿喝。那天晚上我们喝了鸡汤,可是妈妈发现鸡窝里还有两只鸡,觉得奇怪。老爸说傍晚去捉鸡的时候发现它们站在铁门上聊天,摇来摇去都不下来,想想它们那么好朋友,杀掉一只,另一只就没伴了,怪可怜的。老爸只好跑到菜市场买只鸡回来煲烫。
 
最后两只鸡是怎样死的呢?
早就说过,一定不能飞过鸡窝旁边那道铁栏了,其中一只母鸡淘气飞过去,当场给四邻居的狼狗逮住。等母亲一个战步冲上前,用力敲了狗头一下,把它抢回来的时候,它已经被吓得木鸡一样,笔直地站在地上发呆,歪着头,嘴巴张得很大。到了第二天,它的嘴还张着,不吃饭,也不玩。另外一只鸡也傻傻地看着给吓呆了的伙伴。第三天,老爸索性把两只鸡一起杀了。
 
留着记忆里的另一只鸡
家里后来养的一批鸡中,其中一个最出类拔萃,它能每天躲开七条狼狗,走过八间屋子,找九邻居的鸡玩,然后傍晚六点左右一定自己跑回来,从容地撞开小花园的门,从缝里钻回鸡窝。它是一支芦花鸡,所以特别容易认。每次出去玩之前,它都先在家里生下蛋再走。所以,我们都喊它乖乖鸡。那一届的鸡,留下的也就只有它,不舍得杀,最后送到外婆家了。我说过,只要它活着,它就要留着。四年了,乖乖鸡现在还被好好养着,每次到外婆家我都会去看它一眼,它总是那么悠然自得,快快乐乐。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纪念. Bookmark the permalink.

8 Responses to 养鸡

  1. yu hui says:
    为什么我总觉得好象在哪见过你似的呢???
  2. Julia . says:
    看一个人的照片看多了也就觉得熟悉了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