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无法记清楚过去曾跟多少只猫相处过了。

 有一只母猫,灰色的,跟了外公很多年,直到我上小学五年级它还在;有天看见一张老照片,母猫躺在外公的脚下,那时候它已成年,我在妈妈怀抱中,是个BB

 母猫生过无数只猫咪,都是灰色的。外公曾经给过我两只带回城里养。我只记得几个片断,很依稀地。。。

 猫咪在被窝里拉屎,妈妈冲上前准备打它,它跑了。。。

猫咪被压浸在脸盘里,猫咪被开水烫得喵喵大叫,邻居叔叔开始拔它的毛,猫咪慌乱地看着还没懂事的我,我哭着跑回房间。那顿晚餐,猫咪就躺在菜盘里。我们一家三口呆呆地看着,不知道每一块肉是猫咪身体的哪个部位。。。很多年后,我问妈妈,到底那天晚上我们咬猫咪了没有,妈妈说,整盘猫咪都送给邻居了。

 另一只带回城里的猫咪很淘气,打扰我写字,埋伏在黑暗的地方突然跑出来吓唬我;不过每天放学回家,我和它都格外高兴。

 因为它三番四次埋伏我,弄得我很害怕,所以有天,我要把猫咪放进一个纸皮箱子,惩罚它,让它尝尝害怕的滋味。猫咪岔开两条腿,撑着箱子的口,不肯进去。我俩都是孩子,可是它却没有我力气大,于是给我塞进小箱子里面了。箱子的孔,刚够它把鼻子伸出来透气。猫咪抓狂,终于,它把洞抓开了,整条前腿伸出在箱子的外面,搅拌着空气。我跟它握手,它伸出了锋利的爪子。我用手指使劲地弹它的爪子,它把前腿收回。过了会,它开始用嘴拱箱子的孔,终于,它把整个头都伸出来了。后来要放它,还不容易,推了很久才把它的头推回去,孔的周围一圈的毛。

 后来猫咪送人了,我哭了三天三夜,直至我知道它的下落。。。它被一个小卖部养着,我每天放学都去看它,试图跟它玩。可是,它不再搭理我了,很忧郁,很凄凉。都是孩子,可是,我们的命运是不同的,我每天都上学,它却要给人家看仓库。

 关于母猫,我脑海里也剩下几个片断了,一个是外公喂猫的情形;一个是它从禾草堆里串出的情形;最后一个片断是,我把它和小咪困在鸡笼子里,小咪在里头抓狂,它索性睡觉。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纪念.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