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司机

今天小可送我上班,还是大堵车,到了京汇刚好9点。本来小可要继续到外交部街的,出租车司机说:两位不好意思,我得去开会,不能往南走了,麻烦你换辆车。等下出租车司机又把开会换成了学习。我心里想,他还能学习什么?不过也好,46元的车费,他才收了40元,说是抱歉。
 
晚上下班去看电影的路上,我和Eygle跟出租车司机瞎聊起来。以下是关于出租车司机承包出租车的一些情况:承包出租车每个月市场价是2800元左右,车公司每年付保险费,但事故车损保险公司只承担80%的费用,其余由承租司机自付。最近政府出台了新的交通规则,汽车闯黄灯也要罚!政府对出租车公司有了更严厉的要求。譬如说,政府给公司100分,公司旗下的出租车每冲灯一次扣公司一分,当100分都被扣完,出租车公司会被罚款数十万元;当然,羊毛出自羊身上,出租车司机冲灯一次,公司会扣他们1000元,罚停开一天,并要到指定地点学习交通法规。。。难怪,早上那个司机说要去学习。。。前天在出租车上听电台,某广告公然推广“电子狗”,用来检测交管单位暗放的电子摄像头,提醒司机哪里可以冲灯,哪里不行的。出租车司机告诉我们,交警现在会抽查汽车,安装了电子狗的车主要重罚。
 
再加上北京动不动就瘫痪的交通,其实出租车司机也混得不容易。小可说:来北京那么多次也没觉得不妥,昨晚接你下班一次,就真的很崩溃,如果我也得呆在北京,真会一样地绝望,你怎么办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