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

没想过小可也写Space,用她朋友的留言形容她:你是一眼望不穿的。直到跟她成为密友,我才开始了解她。昨天她回广州了,今天是第一次登陆她的Space,看到她写到关于我:“爬是我的一位好朋友,她的勇敢甚至疯狂的生活方式总让我心惊胆跳的。但我不得不承认,我是羡慕的。”
 
是她六月来看我后写的日记,还有这样一段话:
“抽空漂了北京一趟,看到曾经最漂的爬着陆了,我想这是真的着陆了,心里很欣慰。。。
在窗台上看到铺了尘灰的《周渔的火车》,我想她已经找到了她的仙湖,是不需要《周渔的火车》的。
Eagle 对爬很好,感觉像是上天恩赐的宝贝一样,从他的眼中表露无遗。”
 
小可能一眼望穿我,她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周渔的火车》,她也是我唯一知道的,喜欢这部电影的人。
 
今天收到娟的短信,说邹芬的怀孕5个月了,我差点哭出来。她幸福着,我也感到欣慰,尽管,我从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但是她在我的毕业赠言里写到,大概的意思是:我们的性格很像,她了解我,相信我也明白她。不知道,过去半年,她仿佛突然消失。
 
娟肚子里的BB也有3个月大了,大家都往幸福里头奔,听她们说,这样的感觉是最踏实的。这样很好,我看猫也蛮幸福的,这样很好,我们四个都幸福着,这样的日子,我们等了很久。我忘了上次开香槟是什么时候了,那时候是那么的迫不及待,可是,香槟打开后,愿望很马上地变成了泡沫。
 
Lear今天也来电,她和Matt一起在广州买了房子,40万首期,买下两颗着陆的心。为她高兴,我一直担心她。
 
还担心健。她是我的好友中,如今最漂的一个。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聚会. Bookmark the permalink.

7 Responses to 姊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