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A.M.

一分钟前结束了一个长途电话,通话时间56分钟,我听着反反复复的几句话,还以为是电话录音。
朋友醉酒,胡言乱语。
我无言,也是反反复复几句话:别这样了;你真傻。。。
那边是酒吧,那边的日子,我很久没那样过了。
 
Eygle已经熟睡,卧室像火车站一样。整个屋子在呼噜声中摇晃。昨夜凌晨三点,整瓶子最后的两片安眠药被吃完了,另外一瓶,剩下四粒,不舍得吃完。听着他打呼噜,其实我心疼的,喉咙多不舒服啊。 他最近很累,上周日晚上陪他去一个大客户那恢复一个数据库,因为对方需要备份数据的原因,加上我们去的地方已经是五环之外很远很远的地方,回到家已经是凌晨四点。凌晨,北京的交通依然很差,到处都在施工。望着车窗外,握着Eygle的手。Eygle言:谁说不能带着老婆闯荡江湖的?《东邪西毒》里洪七的名言,出在Eygle口中,我觉得既搞笑,又甜蜜。
 
昨天收到M寄给我的礼物,一只雪白的圆溜溜软绵绵的海豹。有两张卡片,其中一张签满了旧同事的名字和留言;来了北京,M第三次给我寄东西。去年的旧历生日,也是他为我暗暗准备了个很热闹的生日派对;情人节,他送我花;他要给我买Ipod;我存在,我离开,他为我做很多的事情。有这个朋友我是幸运的,我心怀感激。
 
Eygle给了小海豹一个名字,叫雪球。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2 A.M.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