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悠闲过度

周六中午约了丹丹和师兄在朝阳公园野餐,傍晚跟他们道别后我和Eygle又从公园的另外一侧进去散步,好舒服哦,艺术雕像、喷泉、湖、风筝、花朵、荷叶、半黄的树叶、微风,还有笑脸。夜幕降临后,我们还借路灯打了半小时羽毛球,开开心心的。

上了巴士我就在后门旁边占了位置,马上睡着。Eygle拍拍我,到站了,他说:老婆啊,你刚才睡觉的时候嘴巴张成这样了,看,这样,哇靠,一群经贸学院下车的学生在围观。。。

我马上被气得精神抖擞。

周日,我们登上了德胜门,两人相视而叹,亏了;接着又去了宋庆龄同志故居,说到这,我就要八卦一下了。

李敖在电视节目里揭爆了孙中山鲜有人知的秘密,众所周知,孙先生倡导“天下为公”,
可是当年他却被长子孙科要挟,如果孙中山不让他当广州市市长,孙科就要为其生母热烈祝寿,提醒普天下孙中山还有个前妻这么一回事。李敖说,孙中山怕他的心肝宝贝宋庆龄吃醋,只好忍辱负重,成全了孙科。

我在怀疑这件丑闻的真实性,毕竟是家丑,又如何给外扬的呢?

傍晚沿着后海走,我们都累了,在破破烂烂的百年老店爆肚张落脚,Yeah,
它的羊肚仁虽然是贵了点,但真的很好吃哦,服务员也很Cool,看上去脏兮兮的,从头到尾只说三个字:几位?坐!我给Eygle拍照他也站在后面看着镜头。我的问题重复了好几遍,他根本不搭理。不过呢~
生意好得很。

吃完饭精神抖擞,可是一上出租车马上又睡着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聚会.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