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thing under control ?

后天才是国庆,但北京的交通提前一周已经比平常更疯狂,下班没有两个多小时是回不了家的;上班也一样。所以最近乘出租车的心态日益健康,心不急了,肉也不痛了。乘公交车也一样,站两个小时也不骂了,有时候还边看书边笑看旁边喋喋不休且站且骂,甚至坐着也骂的人。这是乐观啊!我还发现自己只要不是空调车就能看书且不晕车。何尝不是一种进步?我,有救了。

另一个同事比我还迟半个小时,我没有幸灾乐祸,领导也没有严肃地说,有时候,苦难是无需要陪伴者。

中午吃饭,我自个在日式面馆吃,点了一大碗豚骨面、一大碟日烧鳗鱼、还有一大碗红豆撞冰山。同方桌的其他六个陌生男人唰的齐看着我,“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也是能吃的。吃完那烂鬼冰山后有点冷,还咳嗽,我知道不该总勇往直前的。

下午物业派人来喷蟑螂药,问是否方便,我心里想:好,同归于尽。

最后,请大家关注一下来自新华网的一则消息(关键字:农民工、精神病人、流浪人员):

奥运会期间北京将劝返农民工?毫无根据

新华社北京927日电(记者汪涌 张雷)在奥组委27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奥运立法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目前关于“2008年奥运会期间北京将会劝返100万农民工”的说法是毫无根据的,也是不负责任的。

周继东介绍说,北京作为一个开放的城市,一个国际化的城市,在奥运会期间,会以更加开放的形象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所谓劝返农民工这样的说法毫无根据。

周继东表示,北京市政府坚决贯彻执行中央和国务院关于保护农民工合法权益的政策,依法保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这也是对农民工在北京做贡献的一种认可和肯定。

另据了解,北京市政府正在研究奥运会期间如何管理精神病人、流浪人员、乞讨人员的问题。周继东说,北京市政府已经提请北京市人大订立精神卫生条例,这个条例主要是为了维护精神病人的合法权益,使他们能够得到及时的救助和治疗,同时也防止精神病人的行为给公共安全带来危害。

这我放心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Everything under control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