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高峰对话—-Olin Wethington答记者问

魏欧林首度亮相:AIG中国突破与压力无关
 
  来源:【上海证券报】   编辑整理:【中国保险网】   日期:【2006-9-15】  
 
 
 

    魏欧林

    AIG中国成员公司主席(2006-)

    美国财政部中国事务特使(2005)

    美国财政部部长顾问(2004-2005)

    伊拉克巴格达联盟临时管理局经济政策主管(2003-2004)

    华盛顿Steptoe&Johnson律师事务所合伙人(1985-1989,1993-2003)

    美国财政部国际事务助理国务卿(1991-1993)

    美国总统特别助理暨白宫经济政策委员会秘书长(1990-1991)

    美国商务部副部长帮办(1983-1985)

    过去20年中,魏欧林先生参与了很多重点国际金融问题的决策工作,其中包括:中国的金融市场开发,伊拉克的经济建设,日本的机构改革,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加入国际金融体系等事宜,七大工业国的宏观经济政策调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集团的职能划分,拉丁美洲的经济改革,北美自由贸易协议谈判。

    ■金融高峰对话

    又是一个“官员”下海的案例。

    今年3月,魏欧林(0linL.Wething-ton)临危受命,在AIG中国业务拓展几陷停滞之关头加盟AIG,出任其中国成员公司主席,负责该集团在中国各种业务的拓展,包括寿险、非寿险业务,金融服务、资产管理业务。

    而就在半年以前,魏欧林尚且身为美国财政部中国事务特使,与中国主管宏观经济、货币汇率、海外金融政策的高层官员深入沟通,以了解中国金融市场的改革方略及汇率弹性变化。

    抑或巧合,在他上任不久,那些曾经“纠缠”AIG中国关键成员公司AIA(友邦保险)以及AIU(美亚保险)三四年之久的问题:AIA团险牌照、经营区域、投资管理中心,统统解决,AIU的子公司牌照、经营区域问题也出现转机。

    这会让人联想到是魏欧林带来了神秘力量?

    昨日,就任刚满半年的魏欧林,在AIG作为主要投资人的上海商城首次接受了记者专访。

    破冰者

    记者:我们注意到,今年以来,也是您上任以来,AIG开始在业务范围(团险牌照)、经营区域以及投资渠道(成立资产管理中心)等多方面获得实质性的突破,而这些问题都曾经是阻碍AIG在中国发展的重大瓶颈,请问这些问题获以解决的原因何在?跟您个人的多年从政经历有何关系?

    魏欧林:AIG本身在中国就有多年的历史和根基,它也是财富500强中唯一一家在1919年在中国就设立分支的美国公司,事实证明它对中国市场有长期眼光和计划。其实,我是被AIG所吸引,被AIG在中国的发展和长期承诺所吸引。

    其实,在监管方面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快速解决方案。AIG在过去数月的突破,更大程度上与它同金融监管当局的长期合作关系和承诺有关,而不是通过施加某种压力的手段来解决。监管当局需要时间对某些问题找到一种合适的解决方案,而不可能是根据偏好来作决定。

    AIG在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机构,它有能力向监管机构甚至竞争对手提供经验,以共同推动形成一个更有效率和稳定的金融市场。

    拓疆

    记者:在解决了上述关键性难题后,AIG接下来有什么扩张计划?

    魏欧林:AIG一直希望获得新的业务机会,但并不是所有的。AIG追求平衡的、健康的业务增长。就比如不断扩大市场份额,那是每一个公司都全力以赴的事情,但是更重要的是,市场份额本身必须是健康的、平衡的,符合财务稳健性原则的,这样的市场份额才有意义。AIG正是因为一直按照这样的原则经营才有今天。

    记者:中国市场的开放,吸引了几乎所有跨国公司,外资并购也正在成为国内金融市场的焦点问题,花旗、汇丰等集团以及凯雷等基金相继下手国内金融机构,而AIG在2003年人保上市前入股9.9%之后就再也没有新的并购动作,请问原因何在?是没有合适的并购对象还是出于其他考虑?

    魏欧林:目前AIG在中国确实没有正在洽谈中的目标。人保是中国最大的非寿险公司,在国内非寿险领域有最大的份额和影响力,这也是AIG选择参股的主要原因。问题在于,像AIG这样的投资机会,并不可能每两年就能有一个。即使对于花旗这样的公司而言,也不可能一两年就能做这样大手笔的投资。

    AIG对于投资机会很敏感,但同时也坚守审慎原则。AIG和人保的合作迄今为止都进展的很好,双方关系很融洽,这与前期的关系培养有关,这同样需要时间。

    AIG中国框架

    记者:除了并购,AIG在中国还有怎样的发展模式?

    魏欧林:AIG发展的模式有很多种,收购仅仅是其中之一。除此之外还有合资公司模式(比如友邦华泰基金),扩大现有业务范围(AIA和AIU),成立独资公司等。就具体的业务领域而言,需要有相应合适的拓展模式,而不是单一的并购。AIG会认真评估每一个机会,并寻求一个最合适的操作模式。我们不会跟风或者模仿其他竞争者。

    记者:除了寿险和非寿险领域以及基金业之外,AIG在国内还有哪些重要的业务领域?

    魏欧林:目前,AIG在国内寿险和非寿险领域已经有比较稳固的市场地位。但是AIG对中国的投入并不仅限于上述两方面,而是有诸多不被人注意的投资和其他业务。比如,AIG所属的全资子公司国际金融租赁公司,通过出租和转售的形式,为世界各地的航空公司提供商用飞机,其中也包括中国境内的许多家航空公司。

    此外,AIG还通过AIG(亚洲)投资有限公司直接投资和通过AIG(亚洲)投资有限公司/AIG全球不动产两个渠道分别进行公司股权投资、创投和不动产投资。直接投资是AIG(亚洲)投资的主要业务之一,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它在中国的直接投资已累计超过9亿美元。

    简单来说,AIG中国成员公司主要包括,AIA、AIU、友邦华泰基金、美国国际个人金融集团、AIG(亚洲)投资有限公司、瑞士友邦私人银行上海代表处,以及上海亚美国际咨询等。

    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完整的金融服务平台,不过目前尚未充分利用。

    记者:我们注意到,经过中国银监会批准,去年9月AIG旗下的瑞士友邦私人银行在上海设立代表处,其目前的状况如何?

    魏欧林:目前中国国内尚且没有真正的私人银行,瑞士友邦私人银行上海代表处的成立,其工作之一就是希望能通过与监管层的沟通,阐明私人银行可以在中国经济中扮演何种角色,使监管层对私人银行领域有更多的了解,无论如何,我们都尊重监管当局的意见。

    汇率问题关键在形成机制

    记者:作为美国财政部前中国事务特使,您如何看待中国的汇率问题?

    魏欧林:过去和现在,都有很多人对未来一段时间内的人民币汇率水平作出种种预测,我个人认为是没有意义的。这就比如两年以前当美国政府面临空前的财政赤字问题时,很多人预测美元将大幅度贬值,但事实证明并不是那样的。

    对于人民币汇率也是如此,问题关键所在并不是在未来某一时段人民币升值了多少,而在于汇率形成机制如何,还有资本项目人民币自由兑换的政策等等。

    记者:这两种不同的身份之间有什么共同之处?

    魏欧林:中国和美国两国经济相互依存度很高,人民币汇率问题实际上是两国需要共同承担的责任。同样对AIG的中国业务也是如此,AIG的未来与中国金融市场的关系也是相互依存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转载.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