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mind

昨天晚餐喝白酒,轻飘飘的,心里有点乱得分不清方向的快感。喝酒也许就是为了这感觉。跟Eygle半年的晚上在家消费了七瓶红酒,半瓶白酒,醉了,两个人在高兴的基础上更高兴一些,那,你说是不是很快乐?怎么也想不清楚昨晚我俩说了些什么,只记得谈到一个家庭只能有一只小鸟的事情,我笑了很久。
 
半夜迷蒙中听见Eygle喊我,并且摇着我的身体,我发现自己在哭,哭得很伤心,满脸都是泪。我在梦和现实中徘徊着,一个劲地哭,Eygle捧着我的脸,直到我完全醒来。
 
头痛,这几天一直痛,前晚睡得最好了,半夜只醒过一次。我想我的记忆力,慢慢为时间和安眠药所消耗,很多知识我都记不住。我咬紧牙关看弗洛伊德的心理哲学,翻了两页我便忘记之前看过什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7 Responses to My min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