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之夜

AIG赞助第二十届北京国际元老网球邀请赛。半百万的赞助费有十四张纪念晚会的门券,很意外Wendy送给我一张,于是我有机会跟AIG的其他高层一起出席。
 
晚宴在“北京之夜”举行,有来自不同国家的代表,还有一些国家元老,例如原北京市政协主席白介夫,坐在我旁边的长方桌。全场有几百人,每六个人一张长方桌,跟我同桌的不知道是什么长,频频有人来敬酒,每当有人问我是谁,旁边日立公司的高层就会告诉他们,我是赞助方的。我只好点头微笑,举杯答谢。这种场合,我变得特别木纳,一直想着米米,想回家,我觉得自己举手抬足之间流露着胆怯。
 
晚宴在歌舞表演中进行着,背景十分瑰丽,舞蹈的排场让中国人和外国人都叹为观止,尽管身在黑暗之中,不送到嘴边都不知道自己吃啥,但眼前的舞蹈和国粹(京剧舞蹈、变脸)确实豪华得让人赏心悦目。其实这些舞蹈都掺进了西方风格,也许这也是中西方文化融合一种表现吧。
 
同一个办公室还有很多同事没有票,那么说,Wendy对我还是好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职场.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北京之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