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灭了对医院的希望

昨天下午看了《加勒比海盗II》,咳嗽越来越厉害;再看一半《墨功》,已是奄奄一息,神志很混乱,不敢关灯睡,一黑暗便是绝望。我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可是咳嗽起来还是宗气十足,频率是每分钟30多发,机关枪一样扫了一个晚上,腰酸背痛。

今天早上Eygle去中日医院挂号,然后回来煮粥我吃。根据遵急诊医生嘱,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终于见到妇科专家。专家说:“哟,这我可不懂,堕胎生孩子找我,其他病找别的医生!懂了么?”

于是重新挂号交费,排队到三点半才见到呼吸科的大夫,被吩咐去验血,于是又排队交费,抽血,4点35分,大夫说,青霉素的皮试要20分钟,我们5点下班,你们明天再来吧。求情也没用,觉得医生们毫无同情可言,临离开诊室时,医生抛给我们一句:“不行就别要了哦~” 我哭了,赖皮一定要打针,熬了十天了,想见一个会治病的大夫都没有。

Eygle想了想,决定先皮试,在挂急诊号开青霉素。可20分钟后我被告知,青霉素过敏。我平静地穿上衣服,拉着Eygle的手离开医院,十天,我们见了7个医生,花了不少钱,可是却毁灭了对医院的希望。

整个肚子扁了,证实之前的是肚腩。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陪你成长.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Responses to 毁灭了对医院的希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