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

昨天梦到和大学的姊妹一次狂吃海鲜,然后又梦到友邦江门的同事,很快乐。
每天Eygle都拉着我上班去,阳光灿烂的时候,心情很好。

然后是心情骤变,“每天的交通都烦扰我所有的梦”,每周有五天,每天有三小时,我
处于一种无比狂躁和绝望的痛苦中,每天从地铁上来转乘汽车,脸都给泪湿了。

这周打车的四天,迟到了四天,坐在出租车上晕车,回到公司一整个早上都想吐,浑浑
噩噩。
如果不打车,另外的选择就是和几百人在公共汽车上搏斗。

我每天都会想起过去,无论工作多累,坐上自己的摩托车,把油门拧到最尽,风和车的
极速把所有烦恼全部抛诸脑后;又或者去Cafe坐坐,拿老爸的车去兜风,周末跟朋友一
起玩。。。而现在的周一至五,只要在路上,我就像个死人。有时候想着被杀死有多好
,有时想杀死很多其他毫不相干并不认识人,有时候想,一个原子弹炸了北京,多么美
好。周末,本来想约在北京的朋友出来玩,再想想交通,算了,没力气了。

我知道如此抱怨没任何作用,也证明自己如此的不适应环境,又或者多么消极变态。可
是,我不知道这样的悲伤是不是要以另一种悲伤结束才能走到尽头。

而Eygle,当他要加班的时候,我也就没有家了,我知道努力迈开腿,1个半小时就能回
到一个自己能脱光衣服的地方,可是孤单一个人,那地方再没任何意义,在哪里呆都一
样,在哪里死都没问题。

每天我都问自己怎么办。强迫自己接受现实,我真的从来没有后悔当初的义无反顾,只
是,看到的,前面还是灰蒙蒙的一片。

头很痛,我不敢踏出这办公室,外面是不着边际的困堵和孤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享用世界上最大的电子邮件系统— MSN Hotmail。 http://www.hotmail.com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怎么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