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虾脚

晚上Eygle炮制了一味“咸虾酱炒椰菜鸡胸”,很好吃。
不过健说,亲眼目击,虾酱是渔民用臭脚踩出来的。
我想着很想呕。
不过想起奇洛里维斯的《云中漫步》,人家的葡萄酒也是用一堆臭脚踩出来的。
只要他们踩之前,洗洗脚就好了。
但又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把脚趾缝里头的肉碎也从盘边揩回盘中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咸虾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