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是极端的安逸

昨天和Eygle去元大都散步,北方的春天真明显,从春分开始,天气便回暖。柳树准备发芽,迎春花都开好了,躺在仍枯黄的草地上,看漫天的樱花,天气温暖了,心也特别踏实。我们碰到一对非常年轻的德国夫妇,带着半一岁半的Baby出来散步,他们才到了中国一周,Baby很漂亮活泼,跑过来跟Eygle和我握手,还轻轻地跟我们说“你好”。希望我们的Baby也健康活泼,现在心理上还接受不了不工作,但等Baby出来了,我想我就真的能够安下心留在家里照顾Baby,为Eygle做好的菜肴。温暖的季节,我们还可以一家三口做背包客,到处游玩,享受完完全全的成为母亲和妻子的幸福。

今天早上,Eygle和每个周末天一样宣布要放阳光进来了,然后猛地一拉落地房帘,无限的阳光倾斜而入,我躺在床上伸着懒腰,眯眼看着床边的玫瑰,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春天真好。这种感受是生活在广东的人们很少有的。想起去年北京入秋,天气从炎热转凉是多么的毫无犹豫,就是在一夜之间。我记得当天早上Eygle告诉我是秋分,那天起我也不再大汗淋漓。一个月后,忽然,我竟掉进难以忍受的严冬。在北方,四季真是极致。

我们整个下午都呆在露台里晒太阳。阳光很暖,风也暖。放着音乐,吃西瓜、剪指甲、给猫咪掏耳朵、看看书。尽管每一刻的幸福不是什么奢侈的事情,可是我也用心地感受。在我这个情绪大起大落的妈咪的肚子里,不知道小猫咪也是否也在享受生命的安逸,不知道他是否也在哈哈地笑,他踢我肚子的时候是不是在伸懒腰。 Eygle说,住在楼顶真好啊。看着停在屋顶的鸽子,我心里有种诉不出的平和喜悦。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5 Responses to 周末是极端的安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