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东北的家

爸爸妈妈4月25日飞抵北京,当晚四人包厢软卧,一起回东北的家。
贪新鲜回来坐了子弹头“和谐号”,Eygle说:不信坐着能比卧着舒服。的确要命,6小时倒着跑,平生第一次晕火车。

Eygle家乡写意生活,以及东北人的热情融洽,我早在一年前的“五一”跟他回家已经感受过。
现在有身孕,大家对我更加宠爱有加。妈妈把原本属于我的“洗碗”工作抢去了,什么都不让我干,
不知道婆婆会不会有意见,因为东北的女儿和媳妇都应该是勤劳能干的。
婆婆对我像亲女儿一样,给我做裤子,买好吃的,炖甜品,添被子。。。我跟公公比爸爸还亲昵,
估计爸爸要吃醋了。公公开着蹦蹬,到邻居五爷家送啤酒。我一听蹦蹬响了就赶跑扔下Eygle,
冲出屋子,跳上蹦蹬。婆婆给我带好帽子,她走路跟着,到了五爷的小商店给我买雪糕吃。
这些天,Eygle的姐姐和姐夫开车带我们游玩,姐夫很累,但他依然笑得很开心。他跟姐是幸福的组合,
同样的豁达乐观,羡煞旁人。不过那可能是Eygle家的特性,二叔一家也是典范。
全家人一起去长春玩,找到了小猫咪的小白兔和小松鼠:

快快乐乐的家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Responses to 回东北的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