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过没有

这个长假,健去了平遥,Jay去了柬埔寨,YY去了尼泊尔,Stephy去了日本。。。广东的朋友,各自各潇洒。

翻着安妮宝贝的《莲花》,我问Eygle,我也去过大理,游过漓江。。。走了半个中国,却无法想起自己有潇洒过的时候。

旅途中,奢侈过,疯狂过,窘困过,快乐过,愤怒过。。。可是,潇洒是什么样子的呢?

是否带的东西太多?太匆忙?醉酒?抑或是弄丢什么东西?总有些事情让我狼狈一番。

Eygle说,你在大理匆忙而过,而别人一呆就是数月,并且在太阳下山的时候才跑出来看日落,可能这是潇洒了。

我想想也是。但那样的生活遥不可及,尤其在有了家庭以后,更是免谈。我的手指关节呱呱作响,迫不急待想修理Baby。但愿它健康地呱呱坠地那刻,我对它的爱,能超越自由,超越一切生命的蠢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6 Responses to 潇洒过没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