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沙

昨天Eygle辞职了,我真佩服他舍得放弃不错的公司,轻松的工作和蛮好的收入。他说在这公司到这个职位,已经没有挑战可言。我现在是希望他有个愉快的长假,慢慢再定下要做的事情。

“挑战”这个词在我嫁给Eygle后就彻底没了。我大言不惭地当起了小女人。某天发现,大学的死党,一个接一个月薪过万了。我才发现自己距离她们,渐渐遥远。26岁,她们纷纷迅速进入了新的职业发展轨道。而同一伙出来的,只有我还在 "Junior"这层次滞留。她们的感情也幸福,那难道是我笨?Eygle说,不是每一女人都需要成功的,你感到幸福就行了。

我真的这样就行了吗?老爸怕我不够钱花,上月又往我的账户上存了两万元,差点弄得我恼羞成怒。有点失落,其实我自己也难以相信我在事业上还能有飞跃。有时候我问自己,把孩子生下来了,照顾好了,我还能走多远?

今天和娟妹子聊电话,她说有朋友向她打听我的消息。完了那人说,仍然非常恨我。我真不能够理解,他都快为人父还要和我计较往事,真是无药可救。我对他的愧疚变成了厌恶,梦里也不断地逃。

不想了,影响心情。今天北京灰黄的一片,让人生厌。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6 Responses to 扬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