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伤口

与外婆一起午睡

 

现在算是能体会司马迁受宫刑后在狱中著写《史记》时的艰辛。

做了一套5个简单动作的产后形体恢复操,每个动作重复10次,自作自受了……

侧切的伤口恢复到生小猫咪那天麻醉药刚过,吃了镇痛药后那样疼痛。

站着痛,坐着痛,无法直立行走,吃饭要蹲,走路像骑马。

也几天没有喝高汤了,产后妈妈让我每天进补。喝的是汤,挤出来的是奶哇!每天我能轻易产奶超过600毫升,蒙牛一样。不过小猫咪喝了我的奶会拉稀,所以妈妈煲的高汤被涉嫌脂肪过高(说实话,妈妈煲的汤,油星都没几颗,北方人就主张喝小米粥下奶,连医生也是那样说,我只好戒汤,所谓入乡随俗。)结果这两天没什么奶了,挤老半天200毫升都不够,喝鸡精也无济于事。小猫咪依然拉稀,不过喝的母乳少了,拉的次数自然也少。喝汤,不喝汤,左右为难!

趴着写此日记,于床上,以记录生活质量因为疼痛和没汤喝而严重下降的几天。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Responses to 疼痛的伤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