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遗憾会很难弥补

4月30日下午到香港,5月1日早上接到外婆病危的通知,马上返回
早知道有这天, 但过程和结果都让人万分难受
今天是她弥留的第三天, 傍晚我和Eygle就得飞回北京
母亲说,不要等了,见过最后一面,也就是了心事
从2005年春天开始,每到3月,天气冷暖交替之时,外婆就要经历一次劫难
每年春天将至,大家都提心吊胆
就这样吧,不要再挣扎了
让她静静地躺着,等烛泪耗尽
母亲说,不要哭,88岁,喜丧了
 
李敖说过,老人家是阎王爷和年轻人之间的屏障
档着一道,让我们觉得自己还年轻
老人走了,谁挡在我们的前面?
我心理的恐惧超越了理性
失控地把触手可及的东西推落
我嚷着,爸,您开车就不能慢点?!与其让我担心,我们明天就把孩子带走
爸爸, 妈妈, 老公, 那一刻都愣了
老公转身抱着我,让我冷静下来
我觉得精神匮乏,身体都要虚脱了
 
人总要学着面对逃不掉的事情
但至今我仍一直彷徨
我不愿父母变老,变成我和阎王爷之间的屏障
有什么灾,我来挡
这愿望是不是太过奢侈?
只要家人平安开心, 其他的事情对我来说都是微不足道
什么国家,什么奥运
 
但是,我伤害了我的家人
今天早上道歉的时候,爸爸一言不发,转过身擦泪
我的心被千刀万剐
坐在屋前的台阶上, 风很和煦,阳光很好
心情却很乱
每次将要离开父母我的心情都很糟糕
离开
对他们来说,我是出远门,对我来说,我是回家
这让我无数个晚上辗转难眠的题目 折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纪念.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有些遗憾会很难弥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