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回东北

 
我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每回坐火车前都特感动,真怀疑是俺天生的浪漫诗人气质。但每回夜里在火车上睡不着,我就感觉特崩溃。
 
昨晚又是命中注定,遇到下床是个呼噜男。开始我是用专业耳塞(物理上能有效降低20分贝噪音)把耳朵堵上,发现没用,人家的呼噜声比火车还厉害。于是掏出我的I-pod听摇滚,把声量调至我感到耳朵疼的状态我还是能隐隐约约听到他呜哈呜哈的。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强迫症,不知道是在跟自己怄气还是对这个呼噜男疾恶如仇。
这是一场精神上的斗争,不是星宿下登泰山,不是临急抱佛脚啃书备考,不是风花雪月,也不是通宵卡啦OK…这是毫无寄托,且郁闷无比的不眠夜!!!
 
大爷的!我弯腰一拱,纵身跳下,从天而降,千金鼎沉稳着地:“哇啊!忍无可忍!”
呼噜男也“嗖”地坐了起来,一手扶床一手扶腿,与我四目对视,嘴里还念念有词。靠~ 那不是“史泰龙”吗?刚上火车时还没注意……我用手掌拍着额头,“蹭”地飚上床去了。打不过人家~真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就这样,熬了八个小时,我回到了东北,天空海阔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Responses to 又回东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