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北过周末

 
周末在东北是家人相聚的时光,吃东北家庭大餐,不用做家务,还有公公婆婆疼。
 
上周六清晨五点,姐夫和Eygle已经在火车站等着我了,用“一马平川”来形容四平宽阔笔直的马路可能有点夸张,但坐姐夫的007一路zoom zoom 飚回公主岭的感觉就是很棒。路上预见一桩车祸,夏利追尾大卡,大卡丝毫无损,夏利的前盖已经给撞飞了,还有一些零件七零八落。姐夫说:“那车!我一脚就能踢成那样!” 还好司机没事,捡破烂的大叔已经虎视眈眈。路上经过高速铁路的工地,里面有姐夫的生意,真Cool,景色也美。北方的春天,景色依然是简简单单,但那片绿,轻轻柔柔,犹如新生的婴儿,与冬天的景象作强烈对比,显得特别的生机勃勃,那黑色的土地让人一往情深。

 
爸妈,姐姐外甥已经在院子里等着我们了,我狠狠地亲了一下老妈的脸蛋,跟她拥抱了一会。显然她很开心,她喜欢我买的按摩垫。下午,我帮老妈间苗,拔掉不要的玉米宝宝。小外甥也喜欢新的遥控海盗船。
 
很累,在暖暖的炕上睡了一觉,迷迷糊糊看见老公进进出出,醒来发现我手里握着一支紫色的马莲花。
 
这是马莲花,还有盖小米奶奶给盖小米做的小小鞋子,好可爱的。Eygle在给我编马莲垛,好像软软弹簧
 

 
周六的天气很好,大舅也开着他的Suzuki,颠屁着来找我们玩。大舅喜欢京剧,于是Eygle把《美丽的京剧》送给大舅了。在澳门买的古巴雪茄,老爸说太呛,不习惯。我把拿老爸的烟斗玩,还抽了几口,老妈哈哈地笑,说太难看了。
 
老妈说,明天是庙会,开蹦蹦带我去玩,叮嘱我俩早点睡。周日凌晨四点多老爸老妈就起来包饺子给我吃了,不料是个雨天,呜~~~~ 庙会去不成了。姐带小外甥打车回来,因为小雨,村里的路又变得泥泞,出租车陷坑里去了。老爸以为开小蹦蹦去救援,打火打了半天才打着,“tu tu tu tu tu”我一下子乐着跳上了蹦蹦的后架,老爸一松手刹,蹦蹦就往前冲去,火箭一样,吓死我了。老爸一边刹车,一边猛地把车头一甩,车就向另一个方向蹦去,折腾了半天才蹦对方向,Eygle在一旁看热闹,不帮忙也不敢上来。车头刚出院子,老妈跑回来说出租车已经给邻居的大货拉上来了,老爸又风风火火把蹦蹦停好,然后又把小外甥背回来。候了半天,坐蹦蹦未遂 -_-
 
吃过晚饭,姐夫一家送我们去长春坐火车,T59的软卧很漂亮,同房的两位女士很安静,我们在火车上度过了舒适的一晚。

其实我很内疚没有陪盖小咪过儿童节。Hannah给盖小咪买了小足球,听妈妈说很多朋友给盖小米买了礼物。谢谢~ 给盖小米打电话的时候他在和小白兔玩具玩耍。

我很想念你啊盖小米。真的很想很想,今天总是热泪盈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Responses to 在东北过周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