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orn

有一年半没有抽烟了,重新点燃,真是一件愉悦的事情,所有不快都云淡风轻,好自然,好舒服。

那轻飘飘的白色烟圈,犹如什么?犹如跳跃的音符,和某种不应受安排制约的状态回归。

但我已经无法娴熟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素年锦时.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Rebor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