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小米生病第十一天

Eygle太乐观,以为小米退烧就病好了,昨天凌晨赶到医院拍X光,确诊为肺炎,医生说是病毒交叉感染,挺严重。

第二天清晨六点半赶去医院输液,针扎好后,盖小米手一伸,把针拔出来了,额头青了一块,哇哇大哭。

妈妈不去机场了,也无法退票。整个通宵,盖小米都在翻来覆去,辛苦得睡不着,即使今天很困,他也睡不着,咳嗽得很辛苦,要大人抱着不断走来走去。傍晚,赶去医院,大夫让他吸雾,给他吸痰,整个过程,盖小米苦苦挣扎。看得我很累很心酸。我都忘了折腾了多少个通宵,不知道自己怎么扛得住,估计盖小米病好后,我就该好好病一场。

凌晨,在出租车上听了张学友的一首老歌“夕阳醉了”,泪眼朦胧。时间过得真快,15年之后看见儿子长大成人,那时候我也该老了,但即使我将是又老又不好看,我相信那仍是最最浪漫和幸福的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5 Responses to 盖小米生病第十一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