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藩市‘三人同床’

昨晚关灯以后,我突然就不能动了,能看得见整个酒店房间的动静。
看到Eygle躺我左边,我的右边躺着一个女孩,东方脸孔,脸色惨白。
她很平静地侧脸看着我。我想喊,但是喊不出来,隐约中听见自己喉咙挤出来低沉的“啊啊”声。
我努力地试图动一下:“eygle快喊醒我!”我挣扎着,但是无论如何动弹不了,也喊不出来。
后来我是终于勾动了指头,猛地醒了,依然是房间的场景,Eygle睡在旁边。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被鬼压,不过呢,曾经有医生说这是闹神经被压迫产生的幻觉。
无论如何,今晚如果还见到她,我一定要换房!

很懒,没有心思写游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