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蒜头王

 
Cooly买了一副Q版三国杀,于是周六晚又聚Kamus家,但其实主要目的是看望一下漂亮的新孕妈妈TX。
突然我觉得TX长大了,Kamus也长大了…
不知道下车后在哪丢的近视镜,时速60公里溜达回家的,眼珠都要突出来了 Sick
周日抓了Eygle陪我去练瑜伽,不肯去的是他,不肯走的也是他,看着瑜伽教练的他一脸崇拜 Sarcastic
周日晚11点在寒风中翻垃圾堆,说过了,重要的文件不要跟报纸放一起,菊子听完就拉倒,结果呢?Baring teeth 找不到啦!
 
 
睡觉前突然觉得很委屈,数落了盖老咪,我觉得很惨,盖老咪每顿饭都吃生大蒜,我问他,你吃生蒜有益健康,那我抽二手蒜也有同样功效么?盖老咪说,那我可不知道。无名火起,我说,你说不能吃生蒜是没有人权,那我呢,我不喜欢吃生蒜,也不能吃,吃完胃痛喉咙痛。我不吃是我的选择,但我闻得到弥漫的大蒜味,瑜伽房里,客厅,车里,卧室……最惨的是,你吃了蒜,还是告诉公公婆婆我不让你吃,让老人家不高兴。Angry
 
我又继续诉说,你见客户前都知道不要吃大蒜大葱,可是我们形影不离的,你就不顾我的感受,你一周吃两次也行啊,顿顿吃……Crying
越说越伤心,眼眶都酸了。盖老咪道歉了,说以后不吃了,我心里想,才怪~ Crying
 
整个夜里被大蒜的味道熏得辗转难眠,都不知道熬到什么时候入睡的,早上醒来看着盖老咪的脑袋搁在我枕头的位置,蜷缩着,十分可爱的样子,我轻轻地亲了他一下,上班去了,都不知道为什么前个晚上那么伤心。。。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8 Responses to 家有蒜头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