爨底下村

假期的第三天肌肉酸疼几乎不能下楼梯,第四天带爸爸和John去UME看狄仁杰之通天帝国

晚上爸爸去散步买了两张盗版碟,临睡前我们看了精武风云,甄子丹很型,打人很痛快

第五天,早上10点起来,突发奇想,在《京郊旅游指南》里选了个地点,随便把书包收拾一下就出门了,一路往西,以为是50多公里的路,跑了120公里,中途在水边玩玩,傍晚才赶到。

盖小咪晕车,我们便在一个苹果庄园停下采摘,问老板才知道我们要去的地方叫:cuan底下村,好难的字啊!爨底下是一个古村落,四面高山环抱,直到第二天我们都没见到太阳,但有充沛的光线从山后灌进来。很有感觉,后来才知道,很多电影都在这里采景,《投名状》《手机》……

我们决定在这里住下,在一户农民的四合院里。盖小咪很兴奋,在炕上跳来跳去。意外地,我们进了石头画家董鸿彪先生的工作室,本来院子的门是锁着的,我们在他门口徘徊,于是门开了…董老说,有缘,于是让我们进院里参观。我们欣赏了董老很多有意思的作品,院里还有舒乙、范曾等很多名师赠给董老的字画。睡觉前我和Eygle在村里溜达,对在外过夜毫无准备,我们不够衣服,入夜以后气温很低。我说:“盖咪,你抱着我就没有那么冷了。” Eygle突然把我抱起来,我忍着笑,Eygle一直抱着我往前走…天上很多星星,亮晶晶的。

强迫症,睡睡醒醒,整个夜晚都惦记着那好远好远公厕,外面很冷,好想上厕所。一直熬到清晨5点半,弄醒盖老咪陪我上厕所,好冷啊,好冷好冷,被窝还没凉下来,身体已经冻透了。我们回到被窝,躺了两分钟,盖老咪给我暖暖肚皮,突然很默契地,我们决定起来看日出,于是我们又爬回关帝庙,原来昨天傍晚从董老院里看到的佛头就在关帝庙后,昨天傍晚在夕阳的映照下,佛头镀上了金光,只是我们没察觉出他的形态。

我们又爬了另一座山,找到了娘娘庙,看到爨底下的全景。我们下山,盖小咪也起床了,吃了农家早餐,我们步行“一线天”。路边的山崖(其实奔门头沟的一路,我们一直在欣赏路边的美景),红叶从顶上一泻而下,像是鲜艳的血,流满一座座汕头。爨底下的一线天很壮观,不同武夷山的,它有自己的特色,有游客就开着车穿行在一百多米的一线天下。盖老咪领着我和盖小咪,沿着干涸的河床下山,看到在山脚等我们的爸爸妈妈,我才停止忐忑。

我们往回走的路上又在水边停下,很美,爸爸说九寨沟一样,河水很清凉。不过是山路迂回曲折,太多的急弯,盖小咪来回都晕车吐了。我们绕到房山,看看装修进度,在绿城会所吃了午餐才回到温暖的家。

爸爸明天就要回广东了,20天过得真快,很不舍得。想起有时候跟爸爸争论,很不应该,但当时总忍不住。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Responses to 爨底下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