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惊一场

出差前和盖老咪一起去庇利积臣体检,回家看到体检报告,很沮丧,之前觉得自己状态不错,一点症状都没有,看完报告马上就觉得腰疼。

忙了一周,今天早上把事情都忙完,下午请假去医院,大夫说我好好的,没问题

大概是测试的时候身体的某个状态影响了测试结果,突然间,腰疼就没有了。

给盖老咪打了电话,今天早回家,去接儿子放学。盖老咪太忙了,我们只有躺下才有时间聊天,从香港回来,几乎每夜都聊到凌晨一两点,聊聊他在新疆和玉树临风买买提的友谊,恩墨科技的发展,聊聊我的工作,他鼓励我着手写作,但我连开头都想不清楚。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动荡.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