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三-探索雪地里的生命

村里的生活很有规律,日出而起,日落而息,当然疼我们的老爸老妈让我们生活在规矩之外了。

暖气过敏、颈椎的伤痛、高温的火炕、低温的空气让我彻夜难眠,早上我就睡到自然醒,7:30-8:30?

除了端菜和洗碗,老妈也不让我干其他了,除了跟着外甥看看喜洋洋与灰太狼,走走亲戚,看书,也就没什么特别的事。

年初三,洗了头之后,我就嚷着要出去玩,也是老妈领我们去山边看雪景,除了手指要按快门,基本上我是被密封着的。

旷野似乎因寒冷的天气也寂静,但仔细看雪地的脚印就知道,这冰天雪地里自有动物们的热闹,各种小脚印随处可见。盖老咪说,看着有老鼠,野山鸡,狐狸,或许还有野猪。有的小动物跑到一半发现路不好走就往回跑了,我们边研究边乐。盖老咪和小外甥爬到坡顶滑下,雪粉迎风扑面而来,从围巾呼出的热气总把墨镜蒸模糊了,只好摘下来擦完又擦。实在太冷了!在雪地里走路是不容易的,一深一浅地迈着步,有时候根本没有探路的机会,整条小腿已经便陷进雪地里。小心脏总扑通扑通地跳动而肌肉似乎要凝固起来,在雪地里玩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精疲力竭,盖老咪取笑我,说,你还要走到卡伦水库,我是不想走,你是走不动.

回到家就瘫软在火炕上,缓过来以后才把墨镜、围巾、口罩、帽子、手套、羽绒服、棉衣、棉鞋,一件一件地摘掉。

东北的白天总是阳光灿烂,蓝天白雪;夜幕降临,家家户户门口挂的红灯笼都亮起来了,随风摇摆,再抬头就是漫天星光。简单易见的北斗七星,在城市里是无缘看清,但在这里,就在头顶,彷佛一伸手,就能把北斗摘下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回老家.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