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伦,星空,冰上漂移

往年回来东北,春天的时候去过卡伦,当时就被辽阔的湖面吸引,走在安静的堤坝上,感受着微风与水的气息,湖水的颜色很深,这意味着,人掉下去就要渺小起来了。

两年前的春节是在东北家里过的,姐夫开车带我们去卡伦,辽阔的冰面就我们几个人,我们就在边上出溜冰,放眼望去全是厚厚的白雪铺在冰上,我和小外甥在上面奔跑,叫唤,然后扑倒在雪上,再翻过来躺在阳光底下,呵着白白的气。

今年春节回来,一直就盼着姐夫带我们去卡伦,可是每天都有别的事情让未能如愿,直到昨天姐夫的弟弟小平来家里玩,在我一天接一天的失望甚至绝望中,小外甥指着我,态度坚定地说,等下我们就上卡伦,你一定要去!外甥年纪虽少,但绝对是东北的汉子!我趴在炕上,仰起头看着小外甥。。。

于是,我们以最快的速度穿上全套武装,箭一样冲上皮卡,一路颠簸往卡伦进发。村附近的道路全是冰,不是爷们还不敢开! 终于,我们是到了,我的心情,就像卡伦,仿佛无限开阔! 太开心,实在太开心了!我跑呀跑的,腿停下来,手就停不住按快门。老爸说,就你那样,我们早不新鲜了。我说爸,你这是口不对心!你肯定也觉得很漂亮!

后来小平把皮卡开下水库,进冰面来了。召唤我们上车,我们还心思会不会太恐怖了,万一呱唧一声,一条大裂缝分开,我们就葬身冰下了。大伙说,没事,估计冰应该有一米多厚了。啊!不管了!我、Eygle和小外甥坐兜里,雪厚,皮卡以时速70多迈在冰上驰骋,我们站着,像海鸥一样飞起来。车后扬起浓重的冰尘。

小平猛开,在雪地里一个大转弯,车屁股就甩起来了,哇!漂移!我抓紧兜里的把手,心跳加速!

不进来真不知道卡伦比想象中还要辽阔得多,我们开了很久才到边上,Eygle说我们上林海雪域玩玩吧,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一陷,整条腿都被迈进雪里了,真深!

落日的光穿透树林,我用双手捧着,我跟盖老咪说,这景象太美了,梦一样。后来我们又上了皮卡,颠簸了十多分钟又到了另一个孤岛,看到了黄土断崖,我们都很兴奋,eygle和老爸开始研究分层,我拍照,小外甥在翻筋斗,落日散落在一望无际的冰面上,泛起淡淡的的金光,气温越来越低,而我却要融化了。做了一个瑜伽动作,手掌压在冰上很冷,但心是热的。小平说,他也是第一次开车闯进湖区,很不一样,他一直在感慨,实在太不一样了,很震撼很美! 他说心都开阔起来了。

就要走了,我们都依依不舍,我幻想要是能呆到晚上,躺在辽阔的冰上看密密麻麻的满天星光,我想我会感动得大哭起来。前晚,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家的院里倚着Eygle的肩膀仰望,我们很容易地看到了天马座,夜里只能这样在外伫立几分钟,几分钟全身就要冻透了。每夜在外面小便以后我走是依依不舍,这星光灿烂的夜空,比城里的灯光还要密集高照,能像雨一样落下,燃起燎原之火。在城里,我们看到的不是星,而是寂寞,就那么几颗悬在夜里,盖小咪就开心地指着说:星!。。。在村里,你一个人就能热闹起来。

离开湖区前,我问小平,你会在冰上漂移吗?到了冰面,小平一踩刹车,皮卡就360度的原地狂转起来,实在太太太刺激了!我们在车里大笑,心情很久才平复下来。村道上有只黑咪挡道,背对着我们,咬着尾巴,我们看到它黑溜溜的脑袋和竖起的耳朵。我们停下等它走开,它往车厢内看着我。回到家,我穿的两对袜子都湿透了,脚丫像冰一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旅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