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江门的两天

 
昨晚凌晨三点躺下,平心静气躺到早上九点,睡不着,晚上八点的飞机回北京,每次离开江门前会格外失落。

绕过一个个别致的花园,慢慢沿着干净的沥青路散步,这是真正属于我自己的时间。我喜欢这清新的空气,深黑色的沥青路和之中亮黄色的方向标志,给自己六支烟和一个苹果的时间,游走在风和日丽但潮湿湿的南方空气中,任由阳光在皮肤上留些印记,证明我又回来过。

这次回来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匆忙,但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很有意义。stepy同阿虫大半夜去接我,回到家能喝上爸爸煲的老火虫草鸡汤,感觉分外幸福。疲累的身体一躺下就得到舒缓,一觉睡到十一点半。然后和几个阿姨一起吃饭,见到三姨气息不错,我心里很欣慰,希望一定会有奇迹。

下午回了老屋收拾一些东西,和熟悉的邻居聊天,然后去银行,五点上友邦看nicole和一帮旧同事。

Ray知道我回来,又从佛山赶来看我,八年老朋友啦,多年不见竟然练了一身肌肉,变成真正的高大威猛型。

我一看,哇,点解你甘似吴大维噶?!他也很自信地说:哇, 读书果阵好多人话我似吴大维,你当时竟然没发现啊?!
哈哈,聊聊过去和现状,真挺开心的。他换了辆丰田越野,音响很正,又听加州旅馆,我们又一起唱起熟悉的歌。
ray说,我儿子的名你起嘎!好晕,我当时也就八卦随口一说。Ray当时说看得起我有文化,哈哈。

ray把我送回家,洗澡,躺下床了,跟lear聊了一会电话。stephy又说进来带我去江边的大排档吃海鲜。

实在太鲜美了!把脚搁在椅子上,叼根牙签,吹着微风,肆无忌惮地大笑。
她车里的音乐很正,知道我喜欢,她把碟退出来送给我,还给了我包她在越南买的西贡烟,还有买给盖小咪很型洒的衣服。
她的车很安静,只有悦耳的音乐和我们聊天的声音,我说真希望一路红灯,那我们可以再多呆一会。

回到家凌晨两点半……我又将回到忙碌的生活中,这天见过的好友们又再匆匆而过。
 
P.S. Joey强烈推荐,并得到Michelle和Snowhite证明的RMK粉底, 真的不错喔.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