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的几天


在香港的最后一个晚上,一下班就赶去湾仔丈公家看完,交底了姑婆身后的补足金。然后赶回中环给朋友买护肤品。最后八点半回到办公室加班。我一定要完成工作计划,发奋图强!

 

刚买的外卖又贵又难吃,为了节省上洗手间的时间,水也不想喝,于是,经历了7小时的艰辛,终于,在头晕眼花中把所有数据准备好。凌晨3:30, 准备回酒店。

 

公司大得像迷宫一样,但出口、密码、刷卡,我肯定是知道的,不幸的是两个大门都被锁死了。我像蒙头苍蝇一样撞来撞去,终于撞到一扇能开的门—-走火通道!25层。。。哎~ ~~ 于是我脱了高跟鞋开始往下走,又饿又累,又害怕。到了17层,竟然是个防火层,眼前没有了去路,但有好像是另一空间的地方,灯光很暗。于是我壮着胆穿过两扇门,看见这楼层空空荡荡的,还有两三道斜着的水泥柱子,有点像滑梯。 有点懵了,挺害怕的,但我看见一扇门开着,里面有灯光透出,我准备敲门求助,突然听见一男歌声响起,又笑又唱,我的头皮马上麻了。保安?问题是,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马上决定回退到25层,于是蹑手蹑脚地穿回两扇防火门,轻轻地关,怕惊动那还在大笑大唱的保安,蹑手蹑脚地爬了8层楼梯。—-算了,回公司睡一宿!!!不过,公司楼层的防火门,再也进不去了~~~~ 进退两难,十分无奈。只好打999,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知道了几十年,第一次打。警察说马上会有人来帮助我。

 

 

结果,我等了20分钟,期间打了几次999,说警察已经在找我了。后来我突然发现自己在2号楼梯,于是告诉台长,过了3分钟,两个配枪的差人+一个大厦管理人员,从楼上走下来,喊着我的姓。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防火层又闷又热,我又累又饿。

 

大厦管理人员不断跟我道歉,说让我受惊了,还要帮我拿手袋和鞋子。其实我也愧疚的,如果不加班,我就不会麻烦别人。。。警察好有型啊,很帅,他们说刚才很担心我晕过去了。管理人员带着我们绕来绕去,终于,我们出了大厦,警察也说楼道很复杂。落了口供,他们用警车送我回到酒店,凌晨4点半。

 

超累的一天,洗了个热水澡,凌晨5点,在床上躺了一个多小时,起来收拾行李,check out…继续上班~~~

 

好崩溃,在极度劳累的状态下死活听了很多新的东西,傍晚,准备离开香港的时候突然下起瓢泼大雨,好倒霉啊~~~~

 

 

回酒店拿了行了,在门口排队等了差不多1小时才打到出租车,最后是6件行李被偷了一件,上中港巴士前,大衣,裤子,头发,行李都湿了。

 

行李被盗其实是过了海关,在等江门大巴的时候才发现了,好了,破财挡灾。想想也好,因为刚才过两个关,5件行李已经快要我命了,心怦怦地跳。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看看我,一个小女人,托着两个行李箱,两个大大的纸皮带,一个大手袋,缓缓地拖着走,胳膊,腰,全都开始痛,要命~~~

 

终于我是上了大巴,堵车,比预料的时间晚了一个多小时,还好,Stephy来接我。。。

 

能平安回到家,损失一带东西已经微不足道了,慢慢给同事朋友补回来吧……

 

在江门平安愉快地渡过了整整一天,临走那天健家里有事,约会取消,爸爸值班,于是我一个人很无聊地扛到下午三点半,我应该换早点的航班的,但车票什么的都买好了,也很懒去做变更的这些事情。到了广州机场是傍晚6点,航班延误,9点才起飞,到了北京已经凌晨12点,飞机要等停机位,结果在跑道滑行了40分钟,超崩溃。

 

还好订了车来接我,司机帮我拿行李,送我到家,已经是凌晨1点半。妈妈和盖老咪都没睡,等我门。。。终于。。。我回到家了。

 

 

这几天够倒霉的~ 难道因为我心里的一句话:来只女鬼陪陪我也好啊。

 

5月2日傍晚爸爸也来了北京,我、盖老咪、John和盖小咪都出动去接飞机。

 

5月3日去了潭柘寺,拜了神。人鬼殊途,再Friend,呆在一起也不太好,能否与神同在?^-^ 

 

潭柘寺挺漂亮的,就是人多了点。一家坐在长凳上吃着雪糕,感觉很安详,一家人团聚在一起的感觉是最好的,最好最好的,很幸福!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4 Responses to 倒霉的几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