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后遗症

 
走过那么多路,以为可以不经意;本是去解一个结,却更加沉迷。
 
抱着可爱的儿子,吃着妈妈做的菜才觉得现实是好。
 
关了灯,我问老公,我们是躺在家里了么?
 
今宵酒醒何处?回不过神来,很忙,很烦,很多事情,很累,不男不女,不死不活。
 
听在西藏反复听的摇滚,突然再高反,更严重了,要窒息一样。
 
报告,数据,高跟鞋的声音,住持低沉的诵经,阿妈轻柔的低唱,混在一起让我思绪无法自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7 Responses to 西藏后遗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