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墨脱的向往与却步

 
从8月29日开始例假,直到今天都没有结束(10天),看来身体已经受到高原反应或者是体力透支的损伤,连同内心一起。找回自我引起内心的某种痛苦,无法言语,只能挣扎;有些地方也许永远无法到达,只能不断企图前往,并且幻想抵达。
 
生活需要规律和自律,而内心抵抗约束,唯独家庭让自己心甘情愿;关于工作,与自由之间还是那种矛盾关系,但工作同样能麻醉蠢蠢欲动的内心,不愿意但需要。于是只能继续承受压力,狂躁与服从同行。这样对自己毫无好处。
从前旅游不过是夹杂着随意,任性和执着;从某天起,一条要左右于死亡的徒步线路则开始让自己纠结,向往接近死亡的诡异感,热衷于体力和精神的极限,但又抛不开家庭责任,上有老下有少,有今生无来世,不舍得,不想隔绝。
一段状态,是以为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动荡.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对墨脱的向往与却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