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2月25日,26日

第一次到南京,以前不知道南京有秦淮河,以为江南名妓在扬州。不知道夫子庙是个地区,像以为上海的石库门里弄是一个景点那样。是读书的时候不认真还是读过的书都忘了?

跟盖老咪坐公交车无意地到了汉中门,又走了很远的路,坐4路公交车到了夫子庙,走过很多旧房子,恍恍惚惚地出现一片又一片法国梧桐,还是光秃秃的,但以优美的姿态似乎要拥抱天空。

来到秦淮河步行街才热闹而来,贡院和夫子庙被修饰得不伦不类,六朝古都没有严肃感了。相比之下,还是西安和北京更有氛围。不批判,我们逗乐着,玩得轻松点吧。跟盖老咪在食肆等着梅花糕出炉,那么冷的天握着热腾腾的梅花糕,嘴里吹着气,吃完还想吃。如果盖小咪和妈妈跟我们在一起多好!我们坐游船过了一弯又一弯的小桥,听导播的故事,如果能穿越回古代的秦淮河,那光景迷人得无法比了吧。

很冷,冲进邋遢店吃了碗鸭血粉丝汤,身体马上温暖起来。跳上出租车回酒店,在南京看非诚勿扰!

第二天退房以后又是快到中午了,时间很紧迫,打车去中华门城堡。

盖老咪一直和客户在电话中,我们走走停停,又回到步行街。

妈妈带墨墨坐船游秦淮河,我和盖老咪坐出租车北上南京长江大桥,那座在历史课本出现过无比重要的桥,我曾经以为走过长江大桥就能从武汉到达南京,因为课本写“武汉南京长江大桥”。

最初是我坚持要来看大桥的,盖老咪说有什么好看的呢?盖老咪是好老公,好老公表现之一:我喜欢的地方他陪我去。结果是,他比我更喜欢这里。如果不是那么大风,这里的确很棒。

回去的路上打不到车,我们只好坐了两路车到总统府,40元一张票,我们必须在10分钟内走完。4点出来,急半天4点20才打到车,要回酒店接妈妈和盖小咪,酒店寄存行李的牌还在我们手上。因为南京要炸桥挖隧道,到处堵车,我都要疯了,6点半的飞机,机场很远。

经过鼓楼和南京大学,走走停停,终于在最后5分钟赶到机场,Check in… 太险了,又是我,总是太贪玩。

我们在南京住的是江苏议事园酒店,很开心价钱不贵,还能住民国楼,当年接待过蒋介石和宋美龄,还有很多外宾的地方。电梯都没有,装修再老气一点就像是穿越了。黄咪推荐,蛮干净的,服务也不错。

可惜没有更多的时间,中山陵,明孝陵,雨花台…很多重要的地方都没有去。

无意经过几次的汉中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