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转载

在别处感动

何為快樂之本?(转自华尔街日报)

“ 從來沒人在臨終之際說:‘我要是把更多的時間花在了辦公室就好了。’”這句話被人們引用了無數次。 而最新一期Journal of Family Psychology上發表的一篇長期研究論文再次肯定了這種觀點:要讓自己更幸福,最好的辦法是加強親情,而不是多掙錢。這項研究對274位已婚人士進行了10年的跟蹤調查,關注他們在各個時期的幸福感,研究發現,“家庭社會支持”的改善能夠讓研究對象覺得自己的生活更幸福,而加薪則起不到這樣的效果。如果家庭成員互相幫助,相親相愛,經常交談,坦誠相對,很少吵架,那麼家庭的社會支持度就很高。研究對象的薪資變化並沒有影響長時間的幸福感。(當然,研究表明,以固定的時間點衡量,這個大多由中產階層組成的研究對象群體中收入較高者總體來說幸福感略強,不過幸福的家庭生活的效應更強。該研究由得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ustin)的研究人員牽頭進行。) 這項研究從長期角度出發,這一點不同尋常。通過將家庭生活與工作進行對比,反映出了這些方面常常在日常生活中互相沖突的方式。而研究結果對我來說很真實。雖然加薪或事業上的成功對於我也是很愉快的調劑,但我覺得真正有意義、讓我覺得滿足的是我與自己的孩子、兄弟姐妹以及侄子侄女們的親情。 當然,幸福是個復雜的話題。另外一些專家──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心理學家、著有《學會樂觀》(Learned Optimism)和《真實的快樂》(Authentic Happiness)的馬丁﹒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認為,幸福的基石更多地關乎人的內心,在很大程度上是基於一個人發掘、關注和表達正面情緒的能力。這些專家說,產生快樂和幸福感的心態是可以習得的,這種心態可以防止沮喪和覺得人生無味的情緒產生。 親愛的讀者,你認為你的幸福快樂是源自家庭支持等外在因素,還是內心的情緒?如果金錢和事業成功有一定的作用,它們又如何影響你的幸福感呢? *******************************************   作者观点不一定正确,但中心思想值得参考。

Posted in 转载 | 28 Comments

金融高峰对话—-Olin Wethington答记者问

魏欧林首度亮相:AIG中国突破与压力无关     来源:【上海证券报】   编辑整理:【中国保险网】   日期:【2006-9-15】             魏欧林     AIG中国成员公司主席(2006-)     美国财政部中国事务特使(2005)     美国财政部部长顾问(2004-2005)     伊拉克巴格达联盟临时管理局经济政策主管(2003-2004)     华盛顿Steptoe&Johnson律师事务所合伙人(1985-1989,1993-2003)     美国财政部国际事务助理国务卿(1991-1993)     美国总统特别助理暨白宫经济政策委员会秘书长(1990-1991)     美国商务部副部长帮办(1983-1985)     过去20年中,魏欧林先生参与了很多重点国际金融问题的决策工作,其中包括:中国的金融市场开发,伊拉克的经济建设,日本的机构改革,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加入国际金融体系等事宜,七大工业国的宏观经济政策调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集团的职能划分,拉丁美洲的经济改革,北美自由贸易协议谈判。     ■金融高峰对话     又是一个“官员”下海的案例。     今年3月,魏欧林(0linL.Wething-ton)临危受命,在AIG中国业务拓展几陷停滞之关头加盟AIG,出任其中国成员公司主席,负责该集团在中国各种业务的拓展,包括寿险、非寿险业务,金融服务、资产管理业务。     而就在半年以前,魏欧林尚且身为美国财政部中国事务特使,与中国主管宏观经济、货币汇率、海外金融政策的高层官员深入沟通,以了解中国金融市场的改革方略及汇率弹性变化。     抑或巧合,在他上任不久,那些曾经“纠缠”AIG中国关键成员公司AIA(友邦保险)以及AIU(美亚保险)三四年之久的问题:AIA团险牌照、经营区域、投资管理中心,统统解决,AIU的子公司牌照、经营区域问题也出现转机。     这会让人联想到是魏欧林带来了神秘力量?     昨日,就任刚满半年的魏欧林,在AIG作为主要投资人的上海商城首次接受了记者专访。     破冰者     记者:我们注意到,今年以来,也是您上任以来,AIG开始在业务范围(团险牌照)、经营区域以及投资渠道(成立资产管理中心)等多方面获得实质性的突破,而这些问题都曾经是阻碍AIG在中国发展的重大瓶颈,请问这些问题获以解决的原因何在?跟您个人的多年从政经历有何关系?     魏欧林:AIG本身在中国就有多年的历史和根基,它也是财富500强中唯一一家在1919年在中国就设立分支的美国公司,事实证明它对中国市场有长期眼光和计划。其实,我是被AIG所吸引,被AIG在中国的发展和长期承诺所吸引。     其实,在监管方面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快速解决方案。AIG在过去数月的突破,更大程度上与它同金融监管当局的长期合作关系和承诺有关,而不是通过施加某种压力的手段来解决。监管当局需要时间对某些问题找到一种合适的解决方案,而不可能是根据偏好来作决定。     AIG在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机构,它有能力向监管机构甚至竞争对手提供经验,以共同推动形成一个更有效率和稳定的金融市场。     拓疆     记者:在解决了上述关键性难题后,AIG接下来有什么扩张计划?     魏欧林:AIG一直希望获得新的业务机会,但并不是所有的。AIG追求平衡的、健康的业务增长。就比如不断扩大市场份额,那是每一个公司都全力以赴的事情,但是更重要的是,市场份额本身必须是健康的、平衡的,符合财务稳健性原则的,这样的市场份额才有意义。AIG正是因为一直按照这样的原则经营才有今天。     记者:中国市场的开放,吸引了几乎所有跨国公司,外资并购也正在成为国内金融市场的焦点问题,花旗、汇丰等集团以及凯雷等基金相继下手国内金融机构,而AIG在2003年人保上市前入股9.9%之后就再也没有新的并购动作,请问原因何在?是没有合适的并购对象还是出于其他考虑?     魏欧林:目前AIG在中国确实没有正在洽谈中的目标。人保是中国最大的非寿险公司,在国内非寿险领域有最大的份额和影响力,这也是AIG选择参股的主要原因。问题在于,像AIG这样的投资机会,并不可能每两年就能有一个。即使对于花旗这样的公司而言,也不可能一两年就能做这样大手笔的投资。     AIG对于投资机会很敏感,但同时也坚守审慎原则。AIG和人保的合作迄今为止都进展的很好,双方关系很融洽,这与前期的关系培养有关,这同样需要时间。     AIG中国框架     记者:除了并购,AIG在中国还有怎样的发展模式?     魏欧林:AIG发展的模式有很多种,收购仅仅是其中之一。除此之外还有合资公司模式(比如友邦华泰基金),扩大现有业务范围(AIA和AIU),成立独资公司等。就具体的业务领域而言,需要有相应合适的拓展模式,而不是单一的并购。AIG会认真评估每一个机会,并寻求一个最合适的操作模式。我们不会跟风或者模仿其他竞争者。     记者:除了寿险和非寿险领域以及基金业之外,AIG在国内还有哪些重要的业务领域?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转载 | Leave a comment

《北京地铁的变态总结 》

 文/小海 > > 东边的早班我没做过,咱们由打西边往市中心说,NND > > 苹果园总站:车门一开,座位分分钟搞定,一秒钟前还空着呢,眨眼你就发现除了自己 > ,别人都有座儿了。不想等下趟车、着急走的,赶紧在门边、车厢中间儿占好位置,就 > 跟挖战壕备战塞的。紧急集合我不是没练过,可在这站,您光有素质还不成,还不能要 > 颜面,不然您就塌实当门神。其实咱们一个大老爷们,不老不少的,坐不坐的能有啥啊 > ?别介,您要这么想就错了,咱虽然不怕挤,但咱也不喜欢挤啊~~关门发车,车站上 > 一片等座儿的人目送您去参战。 > > 古城站:继续备战。把剩下的有利地形牢牢控制住。虽然座位早已经没有了,但抢个不 > 被挤死的地方仍然很重要。 > > 八交游乐园站:车门一开,谁都不急上,彼此都“谦让”的让别人先上。先别为祖国的 > 精神文明建设感到惊喜,等下站您就明白了。 > > 八宝山站:车一停,门开了,可开的另外一侧的门。上一站最后上的,这时候就成为最 > 里面的人了,任门口风起云涌,他已经岿然不动了。 > > 玉泉路站:黑云压城!奇迹开始出现:看上去明明已经塞满了的车厢,10几秒的功夫 > 就把门外的上班族们塞到了肚子里。整个车厢的空气明显污浊,温度开始上升,血压高 > 的、没练过缩骨功的,建议从这里下车。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转载 | 5 Comments

童话一则(摘自《精品购物指南》)

一个王子失去了公主 跑到巫婆那里,巫婆接纳了他 但是,巫婆知道自己始终是巫婆 王子累了,巫婆就搬来小板凳 王子饿了,巫婆就做饭 王子吃饱了温暖了 窗外,正好走过美丽的公主 王子说,她是我的新娘 于是巫婆开始缝制婚纱 按照自己梦想中的样子来缝制 婚纱穿好了,穿在公主身上 巫婆没有出席婚礼 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婚礼那天巫婆没有出席婚礼 会去哪儿? 善良的人鱼化成了幸福的泡沫 僵尸新娘消散成斑斓的蝴蝶“

Posted in 转载 | 7 Comments

刘若英与陈升

  如果爱上一个不能爱的人,应当怎样?是不顾一切去争取,还是远远观望,静静悲伤?    每次将刘若英的名字与陈升并列的时候,总会情不自禁这样去想。然后对自己说:也许,奶茶是爱着陈升的。而陈升呢,他不言不语不做为,选择了做一尾鱼,深深潜入海底。没有人可以看到鱼的哭泣,鱼把悲伤留给了自己。        这个圣诞,过得略感压抑。网上看侯佩岑主持的《桃色蛋白质》,因为是奶茶与陈升的专访。我陪着奶茶,从头哭到了尾。    陈升说:奶茶是宿命的女子。相信现时的一切,命定即是这样。    宿命的女子通常都很坚强,奶茶一脸坦荡地唱出: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我深深以为。    看到奶茶的时候,总是会既感欣慰又感心疼。这些年里,看她由着光阴慢慢将自己打磨。青涩的表皮褪去,笑容渐渐明媚。但一双眼睛,始终黑白分明,安静地注视着这世界。    她唱歌、拍戏、写书,慢慢红成许多人的心尖砂,似乎一切圆满,但是,不觉得她快乐。    也许她的快乐,象风筝一样,系在一个人的手里。这个人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奶茶都恨不得浇在心上,铸成永久印记。    但,他似乎连夸她一句都吝啬。        她是他一手培养的女弟子,却一直是待她漫不经心地样子。放手让她飞,待她羽翼渐丰,便不让她飞回,甚至不让她靠近。    他宁愿她沉静平凡,身边有一个罗哩八嗦的男子陪伴,也不愿看她站在高处,不胜凉寒。不论她来日是何等身份,他在意的,始终只有一件事,她快不快乐。    但他似乎忘了,她的快乐,有个源头。这个源头,他自己不愿开启。    他离她一直那么远。不听她的歌,不见她的面。他潜在五十米深蓝的海底,安静地吐着泡泡,宁可这每一个泡泡里,都注满想念。    他不愿承认,亦不肯承担。他要将与她的一生缘份都写成“师徒”两字。        演唱会上,她若守候菩提一样,等候他的光临。吉他手告诉她:当他在伴奏时转调的时候,代表陈升会来。于是她张大耳朵聆听,她说生平第一次,知道耳朵可以张那么大。    他终于现身一次,穿着全套的黑色西装,那样正式。    我想,他那时的样子,她会记一辈子。        奶茶是真性情的女子。哭与笑都一样纯粹。每每在镜头里看她落泪,总感觉那眼泪,是花瓣上滴落的清露,芬芳甜美。    陈升是才子。才子通常都似一个孩子,纯真不羁。他应该是深情的,因为写下过这许多教人咏叹的歌曲。但同时,他也是残忍的,节目里,面对奶茶由始至终的眼泪,他始终不动声色,抱一脸超然物外的恬淡。        但这样的一个男人,外表粗糙,内心却精致如瓷,不可触碰。他那种灼伤,是要到灰飞烟灭之后,才会觉到痛的。    他有很多话说出来,明显没有逻辑,呈跳跃式,却能让你在回味的时候,一字一句嵌进心里去。如同他撰写的那句歌词:我想是因为,我不够温柔,不能分担你的忧愁。如果这样说不出口,就把遗憾放在心中。    初听此歌时,伤情,是在怔忡、恍惚良久之后才开始慢慢渗透,然后丰盈、充满,被罩在心间,不肯散去。        这个骄傲的音乐才子,也许已经厌倦了述说,而改用歌声来倾诉。节目录到一半,他说要送奶茶一首歌,问她要听什么?奶茶不假思索地说要听《风筝》。于是陈升娓娓唱来:因为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所以我会在乌云来时轻轻滑落在你怀中。    奶茶听着听着,眼泪就决了堤。我在屏幕前,陪着她一起哭泣。真的,要怎样怎样爱,才脆弱得不能被他碰到一点软肋?轻轻触一下,就会疼痛,就会泪如泉涌。        被侯佩岑问到喜不喜欢奶茶的时候,陈升平和的面容有些不悦。性情不羁的他张口就骂佩岑神经病。    那一刻,心被提到嗓子眼,清楚陈升的不按理出牌,知道他说话一向口无遮拦,多么怕从他嘴里说出令奶茶伤心的字句。但是我听到他说:我不喜欢她,为什么会帮她做那么多事?你当我是白痴吗?    清楚地感觉到那一刻,奶茶的欢喜与惆怅。    他这样一个男人,口口声声称奶茶为女儿,要做她不问归期的爸爸。能被这样一个人喜爱着,以父兄师长的名义,奶茶是幸福还是痛苦?        这个残忍的男人,一直叫他放飞的风筝不要回头,不要回头来找他,不要打扰他。她的尽头还很远,而他手中的线,已经放到了头。    他对着侯佩岑无奈地摊开手:奶茶跑得那么远那么远,我接不到了,接不到。佩岑,我接不到……    他的音渐渐低了、沉了。他独特的语感,把所有在座的人都听得恍惚了。伤情浓浓地渗了出来,奶茶的情绪已近崩溃,她哑着嗓子迫问:风筝飞得再远,线还在你手里,你可以顺着线找回去啊!你有没有放过风筝?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转载 |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