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动荡

边界,不稳定状态,监狱或其他。。。。。。

同一问题的恶性循环

看着天空慢慢亮起来,又一个晚上通宵失眠,又是因为空气里的大蒜气息 今晚加班,临睡前我问盖老咪,吃蒜了?老盖委屈地说,晚上吃饺子,蘸的蒜酱。 辗转反侧,于是牵连老盖也辗转反侧; 因为整夜的失眠,接下来的两三晚,神经衰弱,继续失眠。 然后辗转反侧,继续牵连老盖。 然后我就开始犯颈椎病,然后,我俩都口腔溃疡,脸色发黑。 为了打破这个圈,只好吃安眠药,不能吃药的话,只能死扛。或者半夜放弃睡房。 因为睡眠的问题迅速衰老。 这5年总是因为这个问题而产生恶性循环。偶尔老盖就忍不住晚上吃大蒜,或者大葱,或者什么圆葱鬼葱。 很大部分的时候是家人放他面前让他欲罢不能。 有谁知道失眠的痛苦?不吃这些异味的东西不行? 有时候自己都觉得不让吃对他不公平,没有人权。 但那么谁对我的睡眠负责?谁对我的身体负责?我真的很讨厌很讨厌这些东西在我睡觉的时候散发的气味。 失眠的时候自杀的心都有了。

Posted in 动荡 | 8 Comments

6月23日暴雨北京

下班的时候同事劝我晚点再走也许能躲过状况最恶劣的傍晚.  但我一心只想回家, 尽快回家, 无论如何.  接到妈妈电话, 说开车来接我, 我说算了, 外面超堵车; 接到盖小咪的电话, 说妈妈快点回来, 我好想你. 抱着各种最坏的打算.  但只如往常的下雨天, 坐三站地铁, 步行20分钟, 虽然有点冷, 但还是很顺利回家了. 微博, 新闻, 同事的描述, 所有都变成只是传闻. 刚还听Nancy说有人不幸遇难了. 网络的图片, 贴着纪念这一天 积水潭地铁站

Posted in 动荡 | Leave a comment

豁然开朗

昨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她们笑我总很容易就相信别人. 想想也是, 这些年来, 自己的某些状态和反应助长那些龌龊的人洋洋得意 别怪别人无耻, 怪自己傻, 看清一些事情以后, 反而豁然开朗 盖老咪的网站有这么一句话: 这次处理这个案例,最后选择了不完全恢复,补录数据,有时候放弃也是一种恢复!

Posted in 动荡 | 2 Comments

下班

消防培训的时候我质疑国贸III的电梯,物业经理说,放心,这套设备是全世界最安全的。。。 下班一个人坐电梯,还是很害怕,从41层摇晃到32层,再从32层摇晃到1楼。一直摇晃,解释说是风太大。 昨晚11点坐出租车回家,一上车就闻到司机酒驾,不断急转弯,猛刹车,冲黄灯 国贸到家6公里,10分钟 -_- 某天下班高峰,我开车整整开了2.5小时;某天10点半从家出发,到国贸花了整整 1 小时。

Posted in 动荡 | 3 Comments

一口百利甜

TX送的放在冰箱里还没喝完 怕醉,想喝,就一口,怎么会这么浓,可能是太久没喝酒了,一点酒精都觉得和白开水太不一样 在网上买了条白色的长裙,16小时就送到了,凡客的快递员总是很有礼貌。这类裙子从来没有穿过,不如去趟爱琴海? 盖小咪很吵闹,跑来跑去,盖老咪做了一张弓,教他射箭…百无聊赖,翻看了几本书,突然又想进藏,或者长途旅行? 昨晚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如愿进了一家时尚杂志公司做编辑,同事对我都不错,但突然吓了一跳,才2.5K月薪…… 在梦里我都无法放弃拥有经济独立能力的工作,何况现实.  怎么开始一段悠长的,可以远走一个月的长途旅行。 John从江门放寒假回来了,他说想清了很多事情,这几个月,觉得他成熟了,跟以前不一样了。他说北京有种魔力。

Posted in 动荡 | 3 Comments

大年初六

今天从东四环开车到西四环去盖老咪舅父的寿宴,舅父依然风趣幽默,帅表哥开的公司已经上市了,嫂子依然优雅,小侄女很萝莉,表姐夫也开了公司… 等恩墨科技上市……我那年的初七就不上班啦…… 昨晚开开心心蹦蹦跳跳把烟花全放了,今晚很歇菜,明天要上班!!! 接受不了啊!我不要上班,我不要上班,我不要上班。。。

Posted in 动荡, 素年锦时 | 2 Comments

万籁俱寂的夜晚

凌晨2点,伸手摸不到灯的开关,身心面临黑暗。不断旋转,全是银行和现金报告。我要坐起来,否则我就要吐了。是胃不舒服还是心里?凌晨4点,无法入睡,眼角全是泪水。不是哭,只是困,困得睡不着。听着盖小咪偶尔的咳嗽,所罗门和Concur的数据不断地在黑暗里进出,明晚被要求必须要出席的前公司聚会。。。不得不再开灯,吃安眠药,在困之前记下现在的状态。 但这种状态是为了证明还是为了阻止一种虚无的沉溺?反正我现在一点梦想都没有。不知道那么努力的动因,是被驱赶着还是我自己执意往前跑?现在是跑到一个灯火栏栅的地方,什么都看不清,眼球在沉重的眼袋之上不断环顾四周,身体在肌肉记忆的指使下转动。。这些知觉让生活变得毫无意义。但我又是死心塌地地相信这种状态在拯救我,给我保护以防止这种状态会突然崩溃。就像抽了多年烟的人,突然戒掉会很危险… 拉开窗帘,看看远处有多少灯还亮着,失眠的人都是战友,不过我还是幸运一点,至少我有安眠药,等一下就会发作了,睡一会就要天亮。。。

Posted in 动荡, 职场 | 7 Comments

法语片-朝夕之间

昨晚写完日记准备睡觉,突然停在电视机前,看完一部电影的尾声。 男猪脚不堪工作和生活的压力,疯了,在他发疯之前他对追在后面的妻子说:Don’t love me! 他在公司发疯,惊吓了所有人,被送进了疯人院。他的妻子怀孕了,去看他,她看到他的状态很绝望。 他妻子给他带去一台咖啡机,男主角等妻子走后默默地煮一杯咖啡,嘭!的一声,失败了,男主角满脸咖啡,他突然恢复正常的意识,记起了妻子,极速翻过围墙,追堵在妻子的车前。他们相视而笑,电影结束。。。 有时候我就幻想自己在公司里发疯的情景,很害怕会那样发生,所以这部电影引起了我的共鸣,相信很多朋友都这样,有着各种各样的压力。今天陶陶在公司冲我发脾气,开始我也有点沮丧,但想想也理解,她也很辛苦的。天气好冷,走出大厦,从心里面就渗出难受。我害怕一个人走在那么冷的夜里。 出了地铁,我给爸爸打了个电话,他说以为你忘记爸爸了。怎么会,这个月实在太忙了。路过小桥边,又看见很多只猫聚在一起,一个女生蹲着喂猫咪们吃东西,我停下来看。 盖老咪用一个纸盒盖子,往里面贴了几张我和他的老照片,搓了一根漂亮的绳子,把纸盒盖子挂在客厅的墙上,他说是新的相框,很漂亮。昨晚他在客户公司工作了一个通宵,而我还在网上抱怨太忙。半夜伸手摸了摸,旁边是空的,开灯起来,凌晨4点多,给电话盖老咪,他还在工作。心很疼。想起昨天那部法国片,男主角教育邻居的女人,他说,别那么多爱的宣言,你丈夫受不了的。所以早上起来我给盖老咪只发了条短信,说,快点回家睡觉!不说我爱你。

Posted in 动荡, 职场 | 68 Comments

不断地忙碌

周末加班把能处理的工作都完成了,周一还是忙得很狼狈,顺便在办公室吸甲醛,够敬业了。 晚上Weiwei问我能不能对自己好点,突然泪水就开始打转。我只是想尽快完成,这辈子。 跟Nancy沟通了明年的工作计划,觉得很惶恐,大家都认为Nancy过来肯定我能轻松不少,但她有她的工作任务,我的工作量只增不减,员工越来越多,明年还要上两个新的财务系统,机票、用车,所有所有的帐单明细都要逐条录入,今年加班就很多,明年呢?怎么办?我可以怎么办??!工作怎么完成?公司还要我读书考证,周末都要上课的话,我就彻底没有自己的生活了。加班多了还不断有不同的人问,这不是我想用来赚钱的途径,我还真不需要这样来赚钱。我只是想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很简单,但我又的确希望得到认同,我想加薪,我想看自己的价值去到哪里?就很难!很努力地工作,但感觉就像打一团海绵,还有人跟你说,你一定可以很轻松的,关键是你要提高你的工作效率!你的工作效率一定可以提高的,看看你哪里做得不足! 我觉得很奇怪,我想不清楚我哪里做得不够,大家都期望我可以做得更多,服务态度吧!但到底我能耗费多少精力去表现我的“服务”态度?!为什么别人的建议可以说得那样轻松?站着说话是不是真的不腰疼?!是的,不喜欢这份工作可以不做,但哪里有喜欢的工作,而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喜欢的工作是不是适合我。现实就是,这个公司很牛,我不舍得放弃,但我很累,没有很多人能理解,只有会计部的同事。Nancy来了我是欣慰的,至少志同道合,她也很忙,她能理解的。 我的目标不可能是Nancy,我做不到,我不想考CPA,我连最基本的会计证也不想考。但但愿她能理解我帮助我支持我就够了。 转一万个弯,可能忙碌也是好的,工作生活都变得简单很多,就是工作,家务都顾不上,感情都变得很迷离。今天我数数能记住多少个手机号码,也就4个,以后可能就剩3个了,我自己的号码差点记不住。很好,就那样吧,总会结束的,无论悠然自得还是忙碌,若干日子以后,我们都殊途同归。睡什么觉,玩什么玩!?不过可能是,会比别人看起来要老一点,颓废一点,病多一点,死得快一点而已。 大把人比我忙,比我辛苦,比我痛苦,比我无助,抱怨什么抱怨!操~

Posted in 动荡, 职场 | 22 Comments

虚惊一场

出差前和盖老咪一起去庇利积臣体检,回家看到体检报告,很沮丧,之前觉得自己状态不错,一点症状都没有,看完报告马上就觉得腰疼。 忙了一周,今天早上把事情都忙完,下午请假去医院,大夫说我好好的,没问题 大概是测试的时候身体的某个状态影响了测试结果,突然间,腰疼就没有了。 给盖老咪打了电话,今天早回家,去接儿子放学。盖老咪太忙了,我们只有躺下才有时间聊天,从香港回来,几乎每夜都聊到凌晨一两点,聊聊他在新疆和玉树临风买买提的友谊,恩墨科技的发展,聊聊我的工作,他鼓励我着手写作,但我连开头都想不清楚。

Posted in 动荡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