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素年锦时

平淡里渗透着延绵的幸福。。。。

2012深秋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81 Comments

2012国庆的二人世界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9 Comments

孕孕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112 Comments

幸福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9 Comments

周日早上

周日去表哥的香山别墅,欧式装修,很奢华。特别喜欢他们地窖的家庭影院。 盖小咪的表姐是很有气质的小萝莉, 穿衣服, 和画画的姿态非常有范儿. 6岁半, 特别喜欢画画, 画的画很有创意. 我让她给我画肖像, 她说没画过, 但试试吧. 除了画画, 她还要弹钢琴, 跳芭蕾, 学骑马… 她很有礼貌,脾气很好, 能说会道, 真的是很棒的小朋友. 她在日记里写,我很喜欢Julia, 跟她一起很开心。  

Posted in 素年锦时, 陪你成长 | Leave a comment

伴你成长

Posted in 素年锦时, 陪你成长 | Leave a comment

黄小咪快乐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Leave a comment

情人节快乐

Posted in 素年锦时, 纪念 | 5 Comments

2012年的元宵

回家的路上烟花和鞭炮已经像枪林弹雨一样,把我和盖老咪包围了,有点害怕,也觉得很热闹。我们还停下看别人放长排的鞭炮,走走停停。天空很美丽,盼着回家,爸爸妈妈和儿子等我们吃饭。我爱这样的时光,简单,满足,不用太牵挂。 一对欢喜的利是封 ^_^ 爸爸妈妈盖小咪都睡了以后,盖老咪和我无端端地看了一场喜剧:Going the Distance. 男主角跟女主角说:“I love you so much.” 盖老咪也抱着我说:“老婆, 我爱你~” 我觉得这样很美好,我喜欢爱和被爱。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2 Comments

完美春节

5点多起床,6点半出发,第一段路我开,9点,265公里到北戴河,头60公里纯夜路,灯都没有。看着天空慢慢亮起来,整个日出的过程让我们清醒着,很愉悦。父母,公婆,第二次三家人一起过大年,第一次在广东,这次在东北。忘了是第几次大聚会了,7天假期,很幸福,很愉悦。 在黑夜降临之前到达,室外零下26度,心是温暖的。 东北的冬天有种难以言说的美,农村家家户户的炊烟在苍茫寂寥的色调中袅袅升起,让人浮想屋里头的欢声笑语。夜里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烈酒大肉,凉拌菜和大葱大蒜。红红火火的东北年味,是要在家里炕上才能体会。一个大炕睡6个人,公婆,姐姐外甥,还有我俩;爸爸妈妈和儿子则睡另一个屋子。彻夜难眠,但我珍视这样的相处时光。 婆婆说,大伙都夸我是个好媳妇,心里惭愧,很多时候我不过是个频繁撒娇的孩子。 喜欢这样一些小幸福,盖老咪给我洗头;姐夫让我开他的越野车;盖小咪和小表哥打游戏,爸爸和老爸一起抽烟喝酒,妈妈和老妈比赛美食,姐姐给我修改帽子。婆婆家族聚会鱼翅鲍鱼海参螃蟹海螺各种海鲜。。。姐夫一家和我们在最棒的餐厅聚餐。。。老人小孩齐聚一堂。姐夫说夏天回来从工地弄辆擎天柱让我开个够~ 让人十分期待! 而老姑家有四条德国大黑背,太帅了!凶神恶煞的。姑父介绍我们认识, 我跟他们玩得很开心。最喜欢大凶狗!最大的“大黑”一百多斤,站起来跟我一样高。 老二兴奋地添我的手,还好我带了戒指,给它的牙齿一撞,戒指在手指背上留的压痕很深,几个小时还疼。心有余悸。以后我会珍视这只盖老咪送我的戒指。 去姥姥家,看到我们来了就开始撒娇,哄也不高兴。她说最喜欢我孙媳妇给我按摩了。于是就给她按摩呗,做完足底给她揉肚子,姥姥就消停不哼哼了;北京送回来的小白兔这次回来看漂亮很多了,像大白菜一样大,开始害怕,给它按摩,它也放松趴地上不动了。 去大舅家玩,离开的时候爸爸跟他握手,大舅落泪了,不知道是不舍得谁呢。在公路分叉口跟姐姐一家道别,泪就忍不住了。明天就要走了,每次离开都得哭。我都能想到我们走后老妈又得难受几天。给炕烧柴火的时候我跟盖老咪说我不想走了。盖老咪抱抱我说黄咪和盖小咪要逃避现实。。。 还去了二叔二婶家,大姑家,大姨家,她们都很热情地招待我们,东北人真的很爽朗好客。相信爸爸妈妈这些天都过得很开心。每顿饭都喝不少酒。 每次回东北都会去卡伦水库看看, 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以往的冬天卡伦铺满厚厚的白雪,猛烈的北风塑起跌宕的雪浪. 我们开着皮卡在上面狂飙漂移. 今年一点雪都没下, 卡伦展示另一种姿态, 拨开尘土便是深邃的冰湖, 如云在脚下, 如宇宙在脚下, 而心悬在半空, 真有点害怕 返程,盖小咪离开爷爷奶奶家的时候哭的很伤心,自然老妈也哭,我也忍不住。1.5小时完成950公里中阜新到义县一段,然后又从绥中开到山海关,太阳很刺眼,开得有点累。 假期终于结束了,很完美的七天,不想结束,不想面对工作。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