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5

My last Summer drink…

Posted in 日志 | Leave a comment

世风日下

昨天陪S去车行取车,黑色的本田雅阁,蛮酷,前星期给人家刮花了,上了两天油漆。我们把车停在路边,去电器行跑了一转,出来,又给人刮花。   今天下午Jay陪我去周生生下订单,Jay的摩托车超破,车座包皮过长,车身破烂,两个倒后镜都给摘了下来。脱掉头盔,我伸着脖子往旁边的摩托车倒后镜里照,Jay说:用得着那么辛苦么?遂从车兜里拿出其中一个倒后镜,塞进我手里,郁闷。听说为了报复,Jay发现自己的摩托车遇害的那天,当场就把旁边的五台摩托车的倒后镜全扭了下来,扔了。我说,你缺德啊……   现在到处有撞车党,突然从旁边串出,往你车上撞,然后勒索。我的摩托车一般开时速70-80公里,撞上了肯定大家都没命,所以我高兴自己不开慢车。今天傍晚,很累,前面一辆长卡在倒车,我只好减速,很慢,并试图从卡车头离墙壁半米处钻过去找点刺激。突然发现自己过不了,来了个急刹,后面的本田思域冲了上来,听见急煞,本田的车头贴着我的小腿,我扭过头,张着嘴巴,估计当时的样子很呆。本田的司机看着我,我看着他,他一倒车,往右拐弯跑了。差点给吓死。    

Posted in 日志 | 15 Comments

犯贱

命苦于自己的不喜欢,15分钟就能完成的费用申请,一直拖到深夜1点15分才动工,早知道9:30分就开始写。明天又将暴累。   To Li xiang, 你是不是又给你家猫猫洗澡了?它20岁的啦!等你100多岁的时候你的子子孙孙老逼你洗澡,看你喊命苦不?  

7 Comments

味道变了

朋友以前跟我说:你是最好的!你是最漂亮的!那时的感觉是那样的甜蜜。 今天朋友说:我一直认为你是最棒的,以你为豪,吻你一个。   味道变了。

Posted in 日志 | 1 Comment

小小奇迹

人力资源管理师资格认证考试,理论+实操, 理论过了,实操没过,补考,150元,不用重考,省下450元。 Huhu…过了一门已经很高兴,以我这样德行,才复习了不到20小时,不过熬了三个通宵。   考个证也要几千块,照片还是用黑白的大一寸。

Posted in 日志 | Leave a comment

优秀金奖

优秀员工金奖,一年抱两金,以为对得起熬着的微薄收入。   老妈一针见血指出,给你算,一个月加班50小时,打点滴五小时,物理治疗六小时,看你不想活了。   无语,老妈最有资格说这话,老妈说,你给我健健康康就好,我不管你优秀不优秀。

Posted in 职场, 日志 | 4 Comments

Princesse Marina de Bourbon

Rose bourbon的玫瑰味成了我的新宠,嗅着也想自己咬自己;不过瓶盖比较难打开。

Posted in 日志 | Leave a comment

我是多么的变态

本该周五晚要完成的文件,我一直拖到了现在还没动手,在电脑前坐了6个多小时。   心魔成灾,把朋友给纠缠了一个小时,说着不着边际的话,我相信即使他是菩提也会觉得我烦。   领教过我这倔犟的人不多,想来想去可能就有Daeseok、 li xiang 、 和Egyle,他们有着我不可理解的好脾气。例如,一年多前,我跟Daeseok就为了下辈子Savvas轮回后变成垃圾桶的事说了一个多小时;又例如,我无数次问li xiang 家的猫在哪?洗澡了没有?揪着他给他的猫拍照等等等等等等等;又例如,我今晚又迫害了Egyle。我是多么的对不起他们。   其实那份文件不难,花不了一个小时,可是,我就是不想去做。我是多么的变态。   至于对着恶狠狠一点的,例如师兄,例如Charles,我就不敢来这一套了。   至于对着其他人,很奇怪我没有那样的嗜好。

Posted in 日志 | 2 Comments

Gingle Bell Gingle Bell

意本去广州为娟庆生,在几个死党前露个小脸,顺便也意思一下过个热热闹闹的平安夜。人家小可美名曰:空中飞人,手持机票无数,全年空中来去;而我却:飞机师。我常说:身不由己啊。众人不屑。2005年去了10次,3次经广州往外飞,只有这次找他们玩。   小型聚会滚了个雪球,来了若干号人:娟,她未来LG,猫,Charles,思伟,岽岽,财财,椰子,韩彬,Wing和他的GF,还有娟的好几个朋友。   饭桌上七个人三瓶白酒,K房给猛灌了N大杯啤酒,往日哪怕是一大杯猛灌下去我就要醉,两杯哭,三杯倒。这晚高兴,只是真喝多了,吐了,吐了还是高兴,这状态实在是百年一遇,也平生第一次喝多了吐,Charles吐了,猫吐了,岽吐了,偶吐了,最后倒的有两名,我自始至终清醒。。。 这晚是真正的高兴,单纯,美好,老同学哇,我的兄弟姐妹们。   结果,我放了Carry和Lear的飞机,她们从广州回了江门。

Posted in 聚会 | 2 Comments

流年不利,诸事不宜

今天公司的懵王说我懵,我觉得真是辱夹冤,赔了钱还背了锅。   前几天网上公布了天平座12月20号运程,本来那该是我全年命数最高的一天,事业将崛地而起。19号晚在Space高调后,20号特意一大早起来准备大展雄图,愣地发现脖子僵直,颈椎及附近剧痛,卧床一上午,下午去医院:拍片,诊断为颈椎反生理弯曲。针灸、推拿、超短波、龙拳、乾坤大挪移,虽然五管齐下,医生的手法每项独当一面,但在我的死命挣扎,生理严重不能配合下,天黑了我的头才勉强只能在30度的范围内活动。又卧床了一个晚上。21号起早去医院做物理治疗,先是头被医生当毛巾拧,然后脑袋又被架在牵引夹上,身体被摇得像钟摆。失声痛鸣。。。21号晚圣诞晚会,无限的生理和心理压力,一直熬到晚上11点,感觉脖子要断。   21日回公司,才知道20号那天中国区总部的一个高官从上海过来开会,需要一个英文口译,我不在。。。   22日(今天)气管炎发作,狂咳嗽;皮肤干燥过敏……   怀疑有人对我落了降头。。。

Posted in 职场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