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6

下雨天

灌了一大口Gordon’s Gin,老爸老妈咚咚咚从二楼跑着上来,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钻进了被窝。   爸上了一半楼梯就问我是不是喝醉酒了,我很惊讶,真是酒香不怕巷子深,我喊着怎么会呢,这时老爸老妈已赶到,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妈手里捧了一碗削好的苹果。我伸出手来拿了一块,窝在被子里面吃,并打发了他们走。   今天下雨了,心情很阴郁。再一杯杜松子酒下来,人就开始飘了。

Posted in 动荡 | 142 Comments

老婆

八点半躺下床一直没睡着,十一点半把Eygle揪起来, 罚他喊五百次老婆,等他喊了三百次的时候我都快睡着了,一不留神让他多喊了好几百个。   当Eygle喊完八百次老婆以后多嘴说:喊多少次不要紧,重要的是用心地喊。于是23:30,Eygle开始向喊一万次老婆进发。      

Posted in 小趣事 | 4 Comments

又累又开心的周末

周五晚上,碰巧能和健一起去广州,我们坐在巴士的前座。高速公路上睡着了,突然健捏紧我的手臂,我挣开眼的时候,车头还有半米就要吻着前面一看就知道超重的大货屁股,一个急煞,我们的身体都往前惯性了一下。腿发软了。   到了广州,猫,军火,许文杰和我去了夜店,四个人喝了一瓶Chivvas,大醉,三个人东歪西倒,Charles赶到,和猫一起,后来听说是两个提三个地出了夜店。到了猫家,半醉不醒,一直晃到天亮,起床后也没能站好。   下午去北京路逛街,到处的店都在打折,跟猫一起逛街,什么Fortune duck, Free bird的那些都不用买了,不贵的现在猫都很不屑。这次来身上只揣了八百块,什么都是光看不敢买,心里手里痒得很。但是我忍了,回家还剩四百多,又逃过一劫,什么都没买,懂事了。猫她们几个都用Lancome或者其他一样昂贵的护肤品了,只有我还在用Avon,还好皮肤算争气,再争取点时间睡觉就够了。   晚上猫和Charles双双下厨,看了“无极”,很棒的电影,很久没看喜剧,我们都笑死了。   后来在小可和国凯两口子的家过了一夜,凌晨三点多才开始睡,小可陪着我,聊着天,睡着了。小可摇了我一下,说:把窗关了吧,怕你有车的声音睡不着,于是,我就真睡不着了。   回到江门,身体已经晃得不行,睡了一回,现在在公司加班,明天又要开始奔命的一周,并且到五月中的周末都要上课了。

Posted in 聚会, 日志 | 162 Comments

周末回广州跟大学宿舍的死党聚会。猫,小可,娟都有很棒很漂亮的新家,尤其是小可住的“黄金海岸”,超赞,站在阳台上看无敌江景,屋子里他们喝着小可在苏格兰买的威士忌,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很理想。家人,朋友,家,车子,已经形成的生活态度。。。可是,这都不能阻止我对爱情的向往。   “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 以前对这首歌没什么感觉,突然间,我也想有个沁润着爱情的家,两个人能在一起,就算再苦再累也会是值得的。Egyle说,他会尽最大的努力给我幸福,这句话要是出自其他男人,也许我不会信;但是Egyle说的,所以我相信了。

Posted in 日志 | 2 Comments

I-pod

去年四月不小心把我的I-pod mini弄丢了 当时不在意地跟身边的朋友说:谁以后送我一只I-pod我就嫁给他。昨天很惊讶,M说要送我一台数码相机或者I-pod,我二者选一。在马路上看着短信,我很难为情,M情人节的时候还送了我很大一束花。我和他,十年的朋友,即使再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们也只是好朋友,尽管M在我困难的时候,总会出现,这一年,他给过我许多感动。大家都说,如果他不是个有家庭的人,他一定是你最好的选择。我却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只是很真心当他是好朋友。   我回了他短信,说数码相机我有了,至于I-pod,我曾经的心结而已,现在给解开了,已经没有意义。   况且,Eygle的新I-pod要进我口袋了。嘿嘿嘿嘿。。。

Posted in Apple Collection, 素年锦时 | 1 Comment

恐惧

我担心的事情有很多,有天我做梦自己死了,爸爸妈妈到处找我,眼睁睁看着他们慌乱,无能为力。后来我醒了,又后来做了个更可怕的梦,再醒的时候,满脸是泪水,我的上半身不断抽搐,黑暗中如同于梦里。那刻,我真的很害怕。对比一些事情,其实,自己的生命,可有可无。

Posted in 动荡 | 62 Comments

安全第一

每天路上为非作歹,每天心惊胆跳,每周网查违章记录,每天告诉自己:今天要遵守交通规则。

2 Comments

一针见血

9:45 还是睡不着,看了Eygle链接的博上有篇网摘,有几句够经典。http://www.xding.com/blog/user1/1/index.shtml   1、人不犯傻,我不犯傻,人若犯贱,我必更贱。 ——专栏作家沈宏非概括的派对着装原则。 10、你们吵吧,我打飞机去了。 ——一场关于批判还是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的网上争论中,一网民写道。   45、白大荒。 ——有人如此称呼未婚的大龄女白领。 80、哪里摔倒就在哪里躺下。 ——有人说。   93、你怎么支配你的钱? 30%用于房子,30%用于汽车,30%用于吃饭,20%用于娱乐,20%用于衣服。 ——生活的数学难题。   112、演完了再处理! ——咸阳市某影视厅表演色情节目,当执法人员制止时,百余名“意犹未尽”的现场观众竟如此要求。   118、说我,羞我,辱我,骂我,毁我,欺我,骗我,害我,我将何以处之?容他,凭他,随他,尽他,让他,由他,任他,帮他,再过几年看他。 ——云南“钱王”王炽领悟出的商道。   121、你永远不能休息,否则,你就永远休息。—— 北京CBD白领真实感言。   164、只要你提供被骂人在网上的名字和联系方式,我就可以将对方骂得“晕菜”。 ——一位“网络代骂”说。“网络代骂”是天津网吧中出现的新“职业”——只要有人支付酬金,“网络代骂”就会24小时不间断地在网上破口大骂对方。   27小时没有睡眠的脑袋比较不灵活,只看懂了几句简单的。Eygle来江门的时候给我测了一下智商,作弊后为中上,Eylge作弊后为优秀。  

Posted in 日志 | 1 Comment

我跟Eygle的认识

  应该是在03年的3月,我跟着猫开始写Blog,第一个Blog是墨西哥灵魂;  认识了YX,给了我一个网址,于是我开始惯性地看著名的孟静八卦; 10月,我开始写MSN的Space,孟静在“雨一直下”给她三联的同事蔡崇达Sell博,蔡的一篇新闻日记报道了有关和尚的工资于是一大群人跑上去留言,其中看到了Eygle在11月8日的留言:人家做和尚容易吗?做人要厚道·  我看着好笑,回了贴:估计 eygle 同学也是出家的,是吗?  往后我也没在意这件事,也没把他的名字放在心上,随后也没再看蔡的博。  11月22日我写了一篇关于自己想亲经历的日记,随开始了和Eygle的网上骂战; 某天他说晚上跟柔柔吃饭,那天的半夜,他问我:那你愿意嫁给我吗?我心里想:这家伙直接和变态。但听到嫁这个字,我又开始天旋地转,直接回复:好啊。其实,我并不恨嫁。 随后我们开始网恋,没过几天他就向全世界宣布了,我有点汗。 Eygle后来说是他同事告诉他有人在蔡的博上骂他,于是他根据我链接撞到我的Space上,开始八卦我的相亲经历。 上周他来了看我,突然间我从虚幻里知觉,感到很幸福。 于是我恨嫁了

Posted in 纪念 | 15 Comments

劳累

昨晚的派对11点到,因为加班迟到了一个小时,N含泪痛骂,喝的不是太多,却醉了,一周的劳累失态着发泄了出来,磕破唇和舌头,迷糊中给同事打车送了回家;一直都有意识什么事在发生,只是情绪失控。跌撞到床上,跟Eygle说了很长很长的电话,挂了线,天旋地转一直到清晨;六点完全酒醒,头还有点痛,给Eygle打电话; 七点,外面开始下雨,天气寒冷。娟新婚,小可和猫也搬了新居,我也有了幸福;小可邀请我去广州聚会的短信一直没敢回,每天都从早忙到晚上几乎凌晨,等下还要加班。我不知道生活为什么变成那样,有时候还会想起工作,半夜从梦中惊醒;像Eygle所说,我已经被工作淹没,不懂思考,不懂反抗,不懂如何生活;于是Eygle一直在帮我思考;他是个睿智的人,而我却一边承认,一边坚守我让人崩溃的工作式生活。

Posted in 职场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