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6

四月

四月将至,万象更新,幸福的人更幸福,幸福的人不再幸福,不幸福的人幸福了,不幸福的人更不幸福。   如何才能爱上四月?

Posted in 日志 | 2 Comments

无题

外婆 昨天去弄直发,回到两月前的我,那形象维持了好些年。赶紧去看外婆,外婆端详了良久,把头一歪,不理我,看是完全不认得我了,暴郁闷。回到公司,85%的同事说别扭。不过总算找回了自己,土但合适。 今晚加班,很晚才去看外婆。端详良久,外婆还是不理我。直到护士问她我是不是她孙女,她点头,像孩子般。估计原来她是生气了,不知道气什么。我冲着她笑,她说我的样子欠揍。我把头一歪,耻辱。 Baby Sally怀孕了,我高兴得哭,她们说我变态,的确,懂事以后我一直比较变态。另一个女同事带着新的BB回来,我心跳不已,一口气吃了四个红鸡蛋,加两个菜包子,很饱,胃痛了。 Coco后天剖腹产,这些年来每几周她都给我打电话。今晚突然很想她,给她打电话,为她打打气。她说,好像认识了我这么多年,我第一次主动找她。其实,我经常想她,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不给她电话。Jane快生产了。May, Moon, Vivi, Wayne,Gary都生了男宝宝,Fanny和Ally生了女宝宝……大家争先恐后,我陆陆续续兴奋了几个月。 狗狗 村里停电,早早就钻进被窝听Eygle讲故事,挂了电话后就发现邻居家的狼狗一直吠个没完。辗转两小时,从床上爬起到二楼,摸到水壶便往嘴里灌水,怪味,两周前拉肚子的药。嘴里含着药茶摸黑回房间吞了两粒安眠药,狗便开始安静起来。明天抓到一定打它两记耳光。

Posted in 动荡 | Leave a comment

外婆

这两年来她的心衰竭反反复复,几乎每个月都要入院,要么一两天,要么一个月。去年的三月是最严重的一次,在ICU昏迷了好几天。今年又三月,外婆周一进院,妈妈连续三个通宵陪伴,凌晨四点多回家睡觉,六点多起来给我做早餐和午餐,然后又上班去了。前两天请了护工,放心了点,工作忙,我几天没去看外婆。今天去,看她气息很弱。她躺着端详了我老半天才问我是不是君。我差点没哭出来,二十多年来外婆第一次几乎认不出我来。   老妈说,可能我的发型难看,外婆差点认不出。很郁闷,心情很复杂。只希望她能少点痛苦,我不舍得她走,可是我明白,总会有这么一天。。。

Posted in 动荡 | 3 Comments

立顿红茶+立顿奶茶

几个月前去深圳开会。会议前怕打瞌睡,倒了杯立顿奶茶,想了想又在奶茶里放进立顿红茶。会议开始后十分钟,突然眼前一片咖啡白向我扑过来,正着,晕了,万分尴尬。一小时后会间休息,站起来屁股下还一滩热奶红茶,充分说明观奇这套破洋服不是全棉的。   昨晚加班,困,倒一杯立顿红茶,想想又在红茶里放了立顿奶茶,打了个电话后突然发现被子倒放在大腿上,偶又犯晕。   立顿红茶+立顿奶茶 再穿上观奇洋服,酸酸甜甜就是我

Posted in 日志 | 6 Comments

http://metaatem.net/words/eygle & Julia

      下棋又赢了                                

Posted in 日志 | 7 Comments

婚姻

下午跟一个朋友见面,提心吊胆,过去我对他的感情只是浅浅的父爱,而他今天的龌龊便扼杀了我对他仅存的一点尊敬,Sick! 最后他跟我说:“风流的男人,无论他在外面遇上多少心仪的女人,他也会找到回家的路;经典的好男人,一旦他爱上其他女人,那就麻烦了。像你男友那样的男人是最危险的,” 但我还是坚持了我的观点,如果挑一个男人是因为他能认路,而不是因为他能对爱情忠诚,那就很可悲。一旦感情给背叛了,往后再用心去修补,两个人的关系始终还是会有道疤,无论表面看来有多幸福,两个人再伪装也盖不住伤口的痛,除非心里不爱了但还是要为某种目的而一起生活。我幻想着有天我跟Eygle的关系恶化,我们还能不能倒回去幸福地生活,我们需要付出多少努力去弥补过错。可是回头想,只要对爱情有信仰,相互尊重和爱护,不要唠唠叨叨的,婚姻关系还是会从头到尾地纯洁。晚上他们要去Club,我还是选择回家。   回家后我跟Eygle说:你真是一株莲藕啊,出污泥而不染,濯青莲而不妖。 Eygle反对,说他身边没有污泥。我不禁羡慕,很羡慕他们一群搞技术的。不泻足商界,不知男人的险恶。

Posted in 日志 | 8 Comments

^o^

病了以后朋友们纷纷打电话问候,真的很感谢大家。我的身体已经在恢复中了,便便已经贼头贼脑,像模像样,今天O了以后很欢喜。

Posted in 日志 | 4 Comments

两个人,一个人

昨天气温骤降,下雨,跟去年的这个时候一模一样。今天的工作是多么让人抓狂,回到家突然强烈地感觉到,家里少了一个人,哭了。打电话给他,飞机刚降落北京。   今天是第9天,上周日起便开始了漫长的肠炎历程,每天拉稀10-20多次,每次5-20分钟。几天前,Eygle过来陪我过周末,这是我生病以来,唯一的快乐。Eygle喂我吃粥,逗我开心。有天脑海里烧肉横飞,过去有得吃的时候我不认为自己馋,终于不给吃了,我满心愤恨,看着Eygle碗里的肉,我的眼泪吧嗒吧嗒便下来了,Eygle不吃,赶紧把碗洗了,扯着我到外面溜达。   Eygle在的时候,我每次从厕所挪出来倒床,Eygle便过来给我揉肚子。现在,房间里的我又开始孤孤单单了。

Posted in 日志 | 12 Comments

礼物

今天三八节,给自己买了三份礼物,第一份是新眼镜,第二份是XXX,第三份是《Oracle 数据库性能优化》,我真想问收款的MM,这作者是我男友,能不能打五折?怕人家骂我白撞,没好意思开口。回家打开书,立马犯晕,除了前言以外其他一概看不懂。不过书的封面设计是蛮酷的,以后他出一本我买一本。    

Posted in 日志 | 7 Comments

提款记

 昨天的日记出来以后朋友纷纷来电打听关于我要去北京的事,然后我在公司辞职的事也很快被传开,真汗,看将来不管有什么变数,硬着头皮也得去。五天团好,六天团也好。   下午去银行取钱,找了工行的朋友。很巧,十年前我俩在北京认识,北京回来后思念他足足有一年,后来偶然一次在街上遇见,还没来得及打招呼便擦自行车而过。04年11月,我去工行人力资源部报到的时候,一抬头,竟然他,长了个肥肥白白,佛一样。今天银行很多人,把他喊了下来,他烫了头发,像头顶着一块方便面,我看着他他看着我大家都忍俊不禁。他给我的帐户弄了个VIP的衔头。一般窗口排了二三十人,VIP窗口我才排第三位。暗自欢喜,帐户的钱五位数都上不去也能当VIP。我怀疑排第一的那个女人是来混的,足足等了半小时才轮到我,一般窗口的人都已经全散了。拿了四千块交那肉包子打狗的续保费,一千块家用,看看余额,积蓄几乎又要重来。转身听见身后的老太太对柜台小姐说:拿十二万现金。。。郁闷。。。      

Posted in 日志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