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6

大家都老了,准备把我忘了

Posted in 日志 | 26 Comments

吃虫

我不挑吃,到了什么程度呢?   菜干汤上浮着十几只小虫子,我睁着眼睛也能喝下去;   中午的饭一般是妈妈早上做的,一次,妈妈给我弄了夜兰花汤,吃着夜兰花,觉得不对劲,口里有些比夜兰花要硬的东西,拖出来,是很大的半只草蜢,我看了一下扔了,继续吃掉剩下的夜兰花。回家告诉妈妈,   妈妈:啊,竟然在你的饭盒里面。 我说:原来是你故意放进去的? 妈妈:是啊,我还找了半天。那你把它吃完没有? 我说:吃了一半,扔了另一半。 妈妈:浪费。 两母女异常平静。   前天妈妈买了一堆芒果,后来千叮万嘱说有些长虫了,我蹲在厕所津津有味地吃,吃了一半,发现果然有虫。我竟然一点恶心的感觉也没有。

Posted in 小趣事 | 7 Comments

短发

下班后去Jacky理发,因为快要见Eygle的爸爸妈妈了。我跟发型师说:剪一点点就好。发型师说:好,不过你的发型有点土,我还是帮你修一下,不剪短。于是,他把我的头往下一按,咔嚓咔嚓就开始剪,每当我准备抬头看的时候,他就把我脑袋往下按。。。   折腾1.5小时,要知道,头发是有限的,一个半小时能剪很多了,我心里忐忑。完毕,掀开披肩,我的心噗噗跳,Eygle叮嘱过,不要剪短发。。。回家告诉Eygle,他真有点生气。   头发要回到三小时前那样长,起码要等一年。

Posted in 日志 | 5 Comments

Teach yourself

Vodka Plus soporific,  sleep or death? Damn nightmares  trap me in the reality.

Posted in 日志 | 3 Comments

让人厌恶的报表

系统跑了N遍数据都还没有弄正确,很委屈,差那么17元就是算不准。打电话给Eygle,好几次他也没听见;电话给Wilson也没人接;最后电话一个朋友,接了,喂了四五声挂了。于是我开始哭,哇啦哇啦地哭,哭着哭着他们就一个个回电话来。Wilson给我说解决的方法,半天没听懂,于是又开始哇哇地哭,Wilson在那边狂笑,他越笑我就越哭。后来,朋友给我回电话,我没接成,他给我发了短信,说恭喜我,弄得我更恼火!这个时候说恭喜哇。后来听健说,朋友以为我要结婚了,莫名奇妙。最后Eygle回家给我打电话,逗着逗着就好了,回家!明天回公司继续。

Posted in 职场 | 31 Comments

前晚做梦过独木桥,掉了下来,醒了。   昨晚做梦找一只熊,找了很久,那只熊是我的朋友,听说它也在找我。待我找到它的时候,它已经死了。我哭着哭着哭着。。。。。

Posted in 动荡 | 4 Comments

同事的手给蜇了

一同去报税的会计部同事给虫子蜇了,说整只手发麻。我赶紧送她去大学里的医务中心,看她以前对我态度比较拽,我得多关心她,以德报怨,帮她连药费都付了。我拿着她的右手说:怎么这么肿,可怜!再看看她的左手,惨!!!跟右手一样!原来两只手都只是肥,不是肿! 还没见过有女人的手比我还粗,观摩着,我的心噗噗地跳,好尴尬,不过我还是坚持说:右手比左手大多了。同事不说话。另外一个同事也来了,我告诉新来的同事,说:看J的手给虫子蜇过肿了。同事看了一眼,说:哇,怎么这么肿?我又汗了。

Posted in 日志 | 55 Comments

给狗遛

三个月前35斤的阿毛现在已经47斤了,好大,拉着我拼命跑。街上的老奶奶给吓得狂奔,还有小姑娘,小朋友,小混混都绕道而行。我悟出道理来了,不漂亮的女人,要赢回头率就得有只大狗,越大越好。   阿毛狗大胆小,到了交通繁忙的地方,看着来往的车辆,阿毛蹲在十字路口发抖,左顾右盼,样子十分惶恐。三人左推右推,最后还得抱着它过马路。半小时的路,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   阿毛很臭,因为它害怕,我们最终打出租车。司机吩咐我们把所有的窗子都摇下来,天气很冷,一车人猛打哆嗦。司机不断回头,说:你们的狗啊,口水都把我的车弄脏了。。。于是我们手里都拿着纸巾,不停给阿毛擦口水。   Jane关机了,不让我们去看她的BB。我们觉得很没面子。   我跟Eygle说,我们以后不要养狗狗了:臭,麻烦。

Posted in 素年锦时, 日志 | 1 Comment

热天

室内温度27摄氏度,Smirnoff 37度5,满身大汗,上衣湿了,洗了个热水澡,继续升温,到露台上转了几个圈,越来越热。抓狂!拿了个竹竿撩了很久才把冷气外置部分的盖布掀掉,过了5分钟才勉强冷静了下来。我从来没觉得过伏特加能这么难喝!

Posted in 动荡 | 4 Comments

上京

老妈:到了北京要做好避孕措施哦 我    :知道了 老妈:别两个人睡在一起了便什么都不管了哦 我     :知道了   老爸:你做的菜以后叫人家怎样吃? 我    :。。。 老爸:趁还没去北京就学学怎样做菜吧! 我    :他做菜我洗碗。 老爸:*#·!!###   同事甲乙丙丁。。。。。。:Julia听说你辞职了,怎么忍心为了个男人离开我们呢。。。 我:不离开你们难道离开他啊?。。。   今天忙解释,20多遍了,我都不好意思再说。   小小事情满城风雨,全世界都在说我要去北京。我忐忑不安着,不想张扬,原以为悄悄地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谁料小人物进京成了大事。问找不到工作怎么办?给男朋友抛弃怎么办?性格不合怎么办?还有人严肃地问,他要是拐骗你怎么办?无数的问题,我听着都要吐血了。   时间能过得再快一点就好了。

Posted in 动荡 | 6 Comments